将进酒

粉蓝花

粉蓝花(婆婆纳)

冬天刚过地上就长满了粉蓝色的小花,那种米粒大的花细看很好看,沉默而有生机。在这样心情愉快的日子里总想到春天陛下……

国王的王冠换成了镶嵌白宝石的缠枝银冠——密林的冬天到了。结束早会和议政厅的共同理政,瑟兰迪尔又在自己的书房和文件杠起来了。小王子莱戈拉斯也在这儿陪着他的父亲,今天正好放假,在王宫上课的小精灵们都回家啦。一旁自娱自乐的小团子穿得像个圆球一样——出生不久便没有nana的照顾,小精灵的身体总是弱一些。尽管精灵不会生病,但这是对正常精灵而言的,母亲的祝福瑟兰迪尔无论如何都给不了他。

他是他唯一的依赖对象。国王很少拒绝他的小叶子,无论何时都允许他黏在自己身边。莱格拉斯也很乖,在大臣面前从不叫他的父亲难堪,即使还是婴儿的时候。其实瑟兰迪尔很心疼,他宁愿那时候怀里的小团子可以没来由地大哭一场,张牙舞爪地折腾一下,然而很少,怀里的静谧只是因为虚弱。还好,随着幼子的成长,健康状况也逐渐好起来。

只是似乎秉性如此,莱格拉斯仍不会很闹,除非是关于他的ada。王宫的精都遇到过一个挨一个地扒门问他ada在哪儿的小王子。陪伴之间,他会时不时的回头看一下他ada还在不在。若不见那个高大的身影,小团子马上就瘪起嘴,眼泪汪汪的了。天哪,国王的心都要碎了。“好啦,没事了,你加里安叔叔刚才叫我出去了一下”,瑟兰迪尔拨一拨小团子翻出来花瓣一样的下唇安慰道,然后把他往怀里拢,抚着他的背。

国王必须承认,自己的心总是一揪一揪的疼。抬头看见窗边自顾玩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笑了笑,真好!尽管很抱歉不能经常陪他玩,但这样的小精灵(私设五岁,同人类三岁)似乎很能给自己找乐子。有时他会抓着自己的玩具大喊大叫地满屋子跑,毕竟书房里没有其它精了嘛。

“ada,要我帮忙吗?”小精灵在比自己都高的书桌前仰头问道。其实,大多数时候,莱戈拉斯陪在工作的瑟兰迪尔身边都会给自己找点儿活干,像个大精灵一样。

瑟兰迪尔停笔看一下面前扒着桌子努力踮脚的小精灵。“好啊,你帮ada把回复好的文件都放到壁炉旁的那个小几上吧。”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莱戈拉斯搬来一个小凳子放在桌边,站上去拿文件,结果“扑通”一声桌角的一摞文件和那个小团子一起掉出了自己的视野。瑟兰迪尔腾地站起一步跨到桌边,却只见坐在一堆散落的文件里的小精灵扭头对自己嘿嘿地笑了,然后自己爬了起来。“傻叶子!这下你不用踩凳子了。”小精灵还咯咯笑,瑟兰迪尔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去吧。”

小精灵把地上的文件都挪走,就在桌边等着,瑟兰迪尔批完一个文件放到桌边,他就抓起来拿走,再回来等着。瑟兰迪尔想起来前几天实在很烦,莱戈拉斯却怎么劝都不肯走,就只好把他放在自己膝盖上看自己批文件,这有什么意思呢?“ada,我就在这儿看着你写字,好不好?”那孩子这样说。一想起来小精灵紧张的神情,瑟兰迪尔的心又揪了一下,挺对不起这孩子的。

“笃,笃。”书房的门是打开的,这敲门声是在提醒他,“陛下,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这已经是侍从第二次叫他吃饭了。瑟兰迪尔“嗯”了一声把笔放下,转头去看莱戈拉斯,他已经倒在地毯上睡着了,国王不免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他俯身抱起旁边的小精灵说:“我们去吃饭啦!”莱戈拉斯迷迷糊糊的,趴在瑟兰迪尔肩头使劲儿眨了眨眼睛,高兴地回答:“嗯!ada!”就算有再多的文件要处理,他的小叶子得按时吃饭呐。

餐厅的餐桌很大,可以同时坐下十几个精就餐,所以经常还有其它精在这儿进餐。说起来也真是的,密林拥有中洲最大的精灵属地,王室却是最小的,只有两个。不对,一个半,现在的莱戈拉斯还算不上是一个。天父啊,托老啊,怎么会有如此凋敝的王室?

于是,为了不显得那么冷清,瑟兰迪尔让没有活儿的王宫侍卫一起在餐厅吃饭。然而,今天桌上拢共也只有五精,这完全是看在小王子的面子上的(注:其真正原因是战后恢复工作繁重)。

莱戈拉斯的午饭是一碗加蔬菜糊的燕麦粥。自从主食不再是奶以后,莱戈拉斯的正餐就变成了各种粥各种糊,这样的日子已经三年。不过好在,他总能从父亲或旁边的精灵的盘子里尝到一些不一样的食物。“ada,我可以尝一下你的葡萄汁吗?”莱戈拉斯指着父亲手边的高脚杯问道。瑟兰迪尔望着儿子巴巴的眼神笑了,“不,但是我可以先给你闻一下。”说着就把杯子凑到了莱戈拉斯的面前,后者很认真地吸了一下鼻子,“真香!”全程精灵王都在微笑着,但一边的王幾戍卫长高革塞(Golgotha)却觉得他家陛下的笑有些狡黠和得意?不,这绝对不同于国王和人类谈判时的神情。

“ada,就一点点,好吗?”莱戈拉斯恳求道,小王子早已发现父亲的葡萄汁和自己的不一样,而且人家都有,就自己没有,已经盯了好久撒!“呃,好吧”,国王略一思索最终抵不过那真挚的小眼神,“把你的勺子拿过来。”就在小精灵要抿干净自己的小木勺时,戍卫长忽然低声喝道:“陛下!”先王难道是用酒把您养大的吗?两个金发精灵怔怔地呆住望着戍卫长。莱戈拉斯发誓,这只是在餐桌上,否则他ada的气场绝对碾压一切。戍卫长表示,正常情况下当然没有谁敢去惹密林之王,但既然王子殿下在,一定要抓住机会逗一下绝色的国王陛下。哈?开玩笑,我只是关心我家小王子殿下!

果然,没有反抗,两只金发精灵又低下头默默地扒饭了。

“莱戈拉斯,一会儿要跟我去训练场玩儿吗?”快吃完时,高革塞扭头问旁边的小精灵。莱戈拉斯听闻睁大了眼睛兴奋地说:“好啊!”瑟兰迪尔对这种邀请并不反对,他相信自己的臣民会保护好莱戈拉斯,当然,这种自信更多的来自他治下林山的安全状况。自莱戈拉斯会走路会说话以后,王宫的侍卫包括照顾他的女官迈格诺利尔(Magnolia)都会经常带他在王宫各处玩,尤其是那些侍卫喜欢这样。天知道乖张狠厉的瑟兰迪尔的儿子为什么会这么软萌?于是,他们的小王子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密林的王子,大家共有。伐,这才叫三千宠爱在一身!

瑟兰迪尔也乐得如此,总好过一个人跟自己呆在书房吧!

于是,下午小王子就被抱到训练场了。“啊!我见过那个!”莱戈拉斯兴奋地叫道。

“那是弓和箭,弓箭手们要练习射箭猎杀敌人来保护密林。”高革塞解释说。

“是吗?那我ada一定是最厉害的弓箭手,我见过书房里的弓!”莱戈拉斯神情自豪。

“那可不一定”,一个西尔凡战士走过来,“你ada是谁啊?”这肯定是从别处调过来的士兵。

莱戈拉斯一听急了,高声回道:“我ada是——”话说一半突然噎住,我ada叫什么?“Thranduil”高革塞在他耳边很轻地说,“——是Thranduil!”长呼一口气,莱戈拉斯给那一下停顿憋得有点脸红。他是真的不知道ada叫什么名字,对自己来说他叫ada,对其它精他叫陛下,但是显然这都不是他的名字。

对面的西尔凡显然没有料到,但马上就反应过来,“小家伙,我活了七百年都没见过你ada射箭。他怎么会是最好的弓箭手?”

“我,我ada很忙,才没有时间给你看射箭!”莱戈拉斯气呼呼地说。看着他涨得鼓囊囊的脸蛋儿,两只精哗地笑起来。昨天述职时在陛下那儿挨的眼刀从他儿子这儿找补回来还不错嘛!西尔凡如是想。

后来高革塞给他找了一把弓拉着玩。他问为什么ada不射箭?高革塞回答他那是因为陛下更喜欢刀剑,他也曾在树林中弯弓射箭,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便更喜欢刀剑的直接和霸道。他问瑟兰迪尔是什么意思?噢,那是蓬勃的春天啊!是吗?ada一定很喜欢春天,他戴花冠的样子最好看啦!

后来和战士们玩了一会,冬日的训练营上空响起清脆透亮的童音,冷寂中平添一分温和。日斜七分,因为害怕给冻着了,高革塞把莱戈拉斯送回给了迈格诺利尔。

睡完下午觉又到了晚餐的时间,瑟兰迪尔并没有出现。于是睡前莱戈拉斯便跑到了他ada书房门口喊了一声:

“春天陛下!”

瑟兰迪尔正埋头笔下的公文,听到这叫声柔柔地看向门口的小精灵。并不能指望一个精灵王有多少柔情,他笑着招手,说道:“叶子,过来,ada跟你说件事。”小精灵哒哒跑过来,瑟兰迪尔把他抱到膝上说:“叶子都这么大了,得去上启蒙课啦!嗯,就是学一些很简单的算术和认字,好不好?”

“好啊,那我是不是可以跟他们坐在一起啊?”莱戈拉斯说的他们是在宫殿上课的那些小精灵,他经常和他们玩。“不,你得跟另一些和你一样大的小精灵上课,可是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嗯。”瑟兰迪尔又跟他讲了些上课要认真,老师会很严厉之类的话。后来的许多年里,莱戈拉斯又学了射箭、剑术,再后来加入巡逻队,都不像现在这样同他的父亲亲近。瑟兰迪尔也不再叫他叶子,他也更多的称父亲为陛下。精灵的感情本就恬淡,更何况是瑟兰迪尔这样的精。战火灼烧他的心灵于是愈显坚固冷漠,别离夺走他永恒生命的珍宝于是再难有泪。他爱莱戈拉斯,不以时间、意志为转移,但无法温暖热烈,最终如同广袤的蓝色冰川下点滴汇聚的融水,静谧而深沉、冷冽而弥珍。莱戈拉斯也一直相信父亲是爱自己的,即使是上百年的疏离,即使是五军之战的渡鸦岭。

魔戒圣战之后莱戈拉斯回到幽暗密林,父亲正躺在露台的藤椅里,身上搭了一条毯子小憩。午后的阳光掠过面颊柔和了国王千年的神色。莱戈拉斯心揪了一下,就像他还小的时候瑟兰迪尔那样,突然很心疼父亲。他注意到藤椅边伏着一只幼鹿,橙黄色的毛尚很纤软,轻起的吐息里透着稚嫩。他或许形影不离地陪了父亲许多日子,尽管它一句话都不说,却愿意这样安安静静地陪他待在一起。……他很想成为那只鹿,在阿门洲无限的安逸里,他愿意变成一只小鹿陪在父亲身边,而不是他的儿子。

Thranduil,蓬勃的春天……

“ada,我今晚可以和你睡一起吗?”

“好啊,小叶子先去,ada批完这些文件就去陪我的小叶子。”

注:文中是故意只写了父子之间的温情的,因为我相信无论如何,五百年间他们都一定会有很多矛盾和不和,而最终留下的将只有这些幸福。

评论(1)

热度(11)

  1. 将进酒柒将进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