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渣拾遗、三

大家应该有那种很心塞很衰的经历尤其是学校里的,就是去公共厕所呢,人太多,你就随便在一个隔间外头等啊,可是等了好久,其它人进去出来两三轮了,自己这还没动静。真的有种要踹门的冲动!

然后讲一个差不多的事,因为晚上洗澡排队的问题跟人家吵了几句。本来呢,跟我一朋友在洗澡房一块等,有一间空了,她就让我先进去了,完了我洗完了出来发现她还在我对面那间等,就想让她先进来。当然了,期间进来了另外一个孩子在我那个隔间外等着,她肯定不愿意了。“她等了,那我也等了啊!什么叫,是你不讲理好吧!要是她在这间等,我肯定也不跟她抢啊。”然后我笨嘛,说不过她,朋友也说算了,自己运气不好罢了。

后来想也不对,虽然有些不合理,但大家都是那么等的,生哪门子气啊。最可笑的是,我回了宿舍,又拿了手机去洗澡房跟朋友等,音量调最大放了一首lollipop luxury.我真是太笨了,怼人家都不会怼。那时候洗完澡拉开帘子看清形势,就该对那孩子说:“对不起,我回去再洗一遍。”


渣拾遗、2


我在为思修作业写一个超长的书评或读后感之类的,选了纪伯伦的作品。为什么纪伯伦、蒙田、泰戈尔他们会写下这些东西呢?我的年岁在不断增长,也会象他们一样对人生有所感悟,或许会记下来,但不会妄想去教给别人。我这样的心态太老了吗?已经到了失去评论、指责人家的兴趣了,其实算一种尊重和宽容吧。

碰巧这几天沉迷于史运蓝的美貌中(说明我还是个少女啊!),有些相关的事让我有点不舒服。让我先写下:I have no rate to give you any advice.But I really hope you will be happy,be better.

事情是他有孩子了,本来也没什么,但看到一些网友的猜测后感觉蛮恐怖的,想记下来,期望可以消除一些担忧。他呢,到现在也不过十九岁,年少成名,有些举动不那么合适也可以理解。有人说他开微博求粉的行为就很low,其实我也觉得,不过他那时十七岁,真是个孩子呢,而且美国的孩子就这样直白地表达希望被关注的心情,不讲究谦恭什么的吧。戳还在油管上活跃时,每次视频最后也都说让你订阅我的号之类的,大家都这样。

而我唯一担心的是蓝婊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教他的导师,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子要是在这个年纪做出些太危险的事,一脚踩进泥潭里就太可惜了。当年开花一毕业就接到了PJ的橄榄枝,电影上映后红得没边儿了,但幸好他身边有维果、丽芙他们,能让这个毛头小子在满天的赞誉中保持冷静。不是所有少年都象哈卷那样成熟,象JB那样可以再来一次,所以希望蓝婊身边可以有个人教他如何面对这浮华的声望,不要迷失。还是希望我想太多了。

最后,为什么会记随感,因为当此时你会发现自己以前的愚蠢,然后为此留下证据。纪伯伦他们还是勇敢。


渣拾遗

>、

今天在贴吧瞄到一篇文,是以前看过的有印象呢,发现有人在里面评论了一个词——丝丝入扣,有点惊讶。为什么,因为这篇只第一次看过而已。然后就想说点什么:

现在好多人其实连基本的阅读素养都没有。事实上,读者和作者的水平是相望的,你也不好说那个说丝丝入扣的人就不对,他可能真是这么觉得的,而作者即便是谦虚也仍旧会为此高兴的,至于他会不会自满就不知道了。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你要读不止一篇文章,去确切体会它的含义,最后可能还得加上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大家在学校里,老师教你课本上的诗词文章,所以有人不支持太小的孩子写文章写故事,所以你才会轻率地说“丝丝入扣”。见识的浅薄让一个人再深思熟虑都不能得出有深意的妙语,如何都显得轻率。

然后我想到了现在的一些大热的电视剧、电影和一些批评。还能指望什么?许多观众鉴别不了哪些是好剧,哪些是烂剧,还油盐不进,怎么讲道理都不听。于是,有这样的观众就会有这样的影视剧,制作者无良无耻,观看者无知无畏。是我们的教育出问题了吗?是啊,可是对此负责的应该是成年人。

还有随便扯一句,我感觉将进酒肆这个ID更有意思,可是我已经用另一个账号了,欸……

作文集

以前的作文本里录上来的三篇,虽然感觉有些幼稚,但文笔却比现在好,好悲伤。


家的离殇

这是给家的离殇,在我的十五个年岁里,家就在那个没有墙的院子里。当我蓦地听到家已经搬了,才知道那个承满了阴凉回忆的院子从未真正属于我。

在某个周五下午,我从学校回来。经过在盖的新房,跨过河上的大桥,拐一个弯继续往下走。乡野的公路旁,浓绿的小麦满片,给太阳晒得闪闪发光,公路上泛着的白花里,逐渐漫出一个人影,走近,两相对视,对方开口:“姐,你还回去干嘛?走过桥头时没看到老妈在新屋吗?”于是,那个敞院,那两间老屋就真的离远了。

那个院子啊,种满了树。前院杨和桐,后院柿与槐,最高的是后崖上的大榆树。每一年,落满地的喇叭花,红一树的柿子交相而至。我曾在臭椿树下抓了许多花媳妇,在后院的土石堆里迷失了无数玻璃球。在入夏的晚上,能听到后坡上“算黄算谷”的鸟叫,那个神秘的小东西。

噢,那两间小屋,妈在里面为我做了好多布鞋好多衣裳。那里的一台电话等着千里外的Ada的音信,看电视时,我就问妈:“爸还有几天回来呀?”当爸妈不在,娜娜姨就同我一起玩,我还背上新书包给她看,那时妈做的旧书包已经用了两年了。我在这里挨了许多揍,还曾经熬夜到三点半做检讨,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检讨。

我喜欢到隔壁奶奶家去。她家有一头很大的头牯。有一次奶奶把那头牛拉到我家院子里喝水,期间饮了两大盆。啊,奶奶告诉我它之前就已经饮了两槽了。很爱在她家看铡草,铡刀一下,蹦出一阵细密的清脆草断声,染潮了那些时光。

当老屋重建,有些东西就死了。家殇,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里,只能望着旧址感激祂陪我走过那么多年,把爱装满我的行囊。


>月亮、

安徒生的月亮曾窥探到一个小女孩儿纯真的心。其实,月亮是一个人,那天晚上它就正守着天空。

家里的月亮从来都很亮,把人家的墙壁照得很白很冷,留下它的树枝涂鸦。晚上天空有点云,但月光并未隐退,月亮就成了红色。在我们这儿,只要天气不算太坏,地上的景物就都很清晰。很讨厌这种感觉,这是安徒生的月光,它会窥探人心。把心里想的都掏出来摊在面前游荡,渴望、所爱、恐惧都变得模糊不清,它们混作一丝一缕轻蹭心房,却又因模糊不清而不能怪罪谁,就只能难过下去。

月亮很安静,因为看到它时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祂不必说话,就明白了一切。说它静如流水,可流水明明就有声音,月亮的安静就像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那样,喧嚣的安宁。白天我们见不到月亮,不必说,它自己会出来,一声不吭的。我们睡觉时,它也在,但哪有说月光能把人吵醒的?于是它干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事它却一清二楚。它那么沉默,我有时竟会忘了它,在见到月亮的那几秒,我大悟:哦,月亮!可是它那么重要。

总有一天,晚上抬头只剩下星星。它是生气了吧,因为它看到了我心底,我却没有改正坏毛病。这一晚,是三十。星星再繁也不会拱起月亮。它怎么这么不讲理呢,想走就走,我也没说不改呢!可是没用的。它其实有点大男子主义啦,想让什么都顺从它的心意,又没有什么办法,只生闷气。它的毒光,毫不留情地看穿我;它的安静,老是在我身后某处出现;它的不讲理,想不理我就不理我。

我很生气,可还是爱它,因为在有太阳的时候,它也在另一边守着。


>夏的呼唤、

当太阳第一次让我感到温暖,我就知道燕儿就要把太阳从南半球牵回来了。

回家的车上,透过车窗,人家墙头上已流满了金色的花。在这种让人昏晕的美好中,我正好要回到家里去。因为春天彩绘的花的颜色,我的心,我的生活也忽地充满了希望,这个夏也就不那么令人恐惧了。

下车后的路上,暮春时节的标志,我的眼里撒满落红。

地上湿湿的,空气中游荡着泥和花的香气。在前一天夜里,这里下过雨。满树的桃花就在黑夜里静默着,当风儿萦绕枝头它也随风浮动,却不料后来雨随风至摧残践踏。于是,今晨落满一地壮烈的红,那是谁的血?

我停下盯那树看。稀稀疏疏的花苞,扎在盘曲的细枝上。还有那么几朵残缺的甚至只剩几须蕊,在灰暗的土墙边,如此孤苦,仿佛要停止它绚丽的红落下。一点绿色跳入我的眼,原来花托下藏着不甚米粒大小的芽。我想那芽一定是今早天亮后才出现的,它会很快舒展开,承接太阳的恩惠,回报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夏来得猛过雷电,灿若虹光!

我看到今天的一切都比往日更快乐,那个绿芽,顶着昨日的苦痛,从朝阳中苏生,让我预见未来。


一个脑洞(真的是脑洞……)

先对关注我的同志说对不起,写东西总是随心情,还只有一次心情好。但是幸好我没写长篇,哈哈(鬼啊,其实是写不出来……)。以下是一个很——狗血的脑洞

因为长河和永夜里叶子都有点不成熟(熊🐻),这大部分是因为大王太宠着孩子了。于是设计了这样的桥段:

王后在战场上意外死亡,瑟兰迪尔深陷险境。因为担心王储的安危,于是让宰相欧内斯特摄政,传信林山让加里安把绿叶秘密,送到

1、林谷,我看着领主的教育蛮成功的。埃尔隆德把叶子养大,又让他去荒原游历寻找自己的身世。时值密林忧患之际,叶子就去了密林为林地王国效力。凭着逆天的武力值,很快加里安就知道了王子的回归。但瑟兰迪尔仍不知所踪

2、密林边境的村落里,托付给一个衷心的精灵,先假设他叫格兰都因。格兰都因守着这个秘密,尽心照顾王子,还告诉他他的Ada会来接他。于是叶子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精灵,不会受到王储身份的拘束。格兰都因教导他剑术和弓箭,让他进入巡逻队和护卫队,为国效力,以保护王国和国王为荣。

很长时间过去瑟兰迪尔终于归来,叶子也长大成精,俊美善良勇敢,足以担起王储的重担。于是多么好的故事,叶子一点都不熊,Ada也不会寒叶飘零撒满我的脸了。


我去,感觉可以写一个长篇了。但是我有构思过,这件事没什么可行性,因为即便模糊了故事发生的年代我也解决不了王后是咋死的,也解释不了为啥密林的精们对王子的消失没反应。好了,散了吧……

碎片集

至今有电子记录的碎片文字整理一下都发上来了,前面是单独发布过的


陌生人

莱戈拉斯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爱玩儿的。

在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小精灵有一次发烧了,不停地要他ada。迈格诺利尔万般无奈之下,把他抱给了瑟兰迪尔。那时瑟兰迪尔正和大臣们在书房议政,一群精站在地图前争论不休。“ada”,莱戈拉斯躺在女官的怀里弱弱地念叨,瑟兰迪尔轻皱眉头一言不发地走到门口接过小精灵,迈格诺利尔满眼担忧地看着王,她不知道国王的那一下皱眉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孩子还是不满讨论被打断。

为了方便和其它精说话,瑟兰迪尔抱着小精灵让他伏在肩膀上,搂着自己的脖子。然而当他走回去以后,身上的小精灵看着周围一群陌生的精灵畏惧地缩了一下,把头更深的埋到父亲的颈窝里。瑟兰迪尔侧头往下看,小精灵因为低热脸上尽是难受的样子,但细小的眉毛却似因害怕而有些纠结。可是瑟兰迪尔不会管那么多,就这样抱着幼子和大臣们谈了一个小时。

那时莱戈拉斯走路还不稳,也不会说比ada更复杂的词。谈话结束以后瑟兰迪尔就告诉迈格诺利尔可以经常带小王子去室外玩。既不能保证以后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去陪他,就只有叫他不再害怕生精。如果不是小时候经常被别精带着,密林的王子或许会很腼腆。瑟兰迪尔很愿意是这样的结果,他从不想莱戈拉斯变成自己这样的精灵。

瑟兰迪尔曾许下誓言,会用自己的永生守护神的礼物。没有谁知道,刚才莱戈拉斯喊他ada的时候,他的心有多疼,于是一边谈话,一边运用精灵力默默帮莱戈拉斯缓解痛楚。那时妻子去世之后,几乎心碎的他发现,他是他唯一的依赖对象。



>借孩子

傍晚瑟兰迪尔远远地经过一个十分宽大的房间门口,放学的小精灵们正在向老师道别,他呆着看了几眼又抬脚走开了。到了书房他让加里安把一个年轻的侍卫叫了进来,还屏退了其它精。当房间内只剩国王和侍卫时,瑟兰迪尔从书桌后站起来走到前面,“格兰都因(Glanduin),我记得你的孩子和莱戈拉斯差不多大,是吗?”

侍卫很是纳闷,但仍恭敬地回话:“是,陛下。”

“我……我想”,瑟兰迪尔有点犹豫甚至是紧张,这在侍卫眼中是极不正常的甚至是惊悚的,格兰都因望着国王,额上默默地渗汗。

“我想让你妻子带着孩子来我家待一个晚上可以吗?”

“!”,侍卫闻言蓦地睁大双眼,一脸错愕,一时话都说不出来。什么?国王要让我家人来王宫陪王子?

而瑟兰迪尔说完看着侍卫的反应却更加紧张了,立刻补充,“不,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带莱戈拉斯去你家!”格兰都因的眼睛睁得更圆了……

见侍卫仍不答话,瑟兰迪尔着急起来,“我…………”却是不知再说什么,“我……我……”。

沉默了几秒,国王失望地说:“好吧,我知道你们也很爱自己的孩子……”


>纪伯伦

你生在我家,却不是我的孩子。你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你借助我们来到这世界,却并非因我们而来。你在我身边,却并不属于我。

所以我抚养你长大,却不曾束缚你,我爱你,却不曾要求你用同样的心情回应我。假若我有什么私心,就是希望你别太聪明,没什么野心,普普通通和同伴们一起生活,做一个快乐的西尔凡。这是一个国王的妄想。

你最终还是会自己承担起王子的责任,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ada跟你商量个事,我领导这群精也几千年了,你长大后可不可以跟ada倒个班啊?


>发大水

自从莱戈拉斯的一个小伙伴告诉他自己是发大水的时候ada从河里捞的,莱戈拉斯就经常往河边去。今天他似乎闷闷不乐的。

“ada,密林河什么时候发大水啊?”

“夏天啊。”

“啊~还要等明年呀”,小精灵失望地说。

呃,瑟兰迪尔有点纳闷,“你很想发大水吗?”

莱戈拉斯却没有听到父亲的问话,只是自顾自懊恼着,突然灵光一现,“ada你不是会魔法吗?你可以让密林河涨水吗?”

“这不可以,国王不能没来由地使用魔法。”

“啊~”

“告诉ada,好好的你干嘛想要发大水呢?”

“因为***告诉我他是他ada在发大水的时候从河里捞的,我想去捞一个妹妹啊!”

呃,瑟兰迪尔看着还不到自己腰际的儿子想,所以叶子你确定你捞到的是你的妹妹而不是你的女儿?


上一个段子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

仲夏的夜晚,密林王宫一间宽敞而略显凌乱的卧房里。

“ada,我是哪儿来的啊?”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问。

“你啊,你是天父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回答的声音深沉透亮极富磁性,这无疑是幽暗密林的王室一家。

“ada,你让天父再送你一个小精灵吧!”莱戈拉斯转了转眼珠,仰头向他的父亲问道。

瑟兰迪尔笑了笑,摸着怀里毛绒绒的小脑袋说:“这可不是随便送的。大部分时候,天父是吝于送你第二个小精灵的。你看你见过几个小精灵有兄弟姐妹的。ada都有你了,天父不会再送我一个小精灵了。”

“欸!那阿尔温姐姐可真幸福!”莱戈拉斯学着大精灵的样子叹了口气。


>.

绿叶王子曾经在他Ada开会的时候跑进去议政厅大喊了一句“春天陛下”。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屌屌的。


>.

莱戈拉斯小时候许多时候都是别的精灵照看的,虽然连话都不会说,但下意识里总想亲近一个对他很好却也不会很经常来看他的精灵。

“你……可以叫我一声Ada吗?”瑟兰迪尔对着面前坐在床上的小精灵说。他将他视为自己的救赎,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能给他父亲应付出的爱护。

对方看着他呆呆的,不为所动。片刻后转头看向一边的侍女,“咿——呀!”。

“陛下,小殿下还听不懂这么长的句子呢,您要慢慢教他。”侍女走近把小王子抱起来塞到瑟兰迪尔的怀里。

“唔”,他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珍宝,却仍引来小精灵不舒服的挣动,“你要原谅Ada,我也是第一次当Adar。”


>一次回复、

第四纪某日,瑟兰迪尔在林中漫步,走到一棵巨大的紫荆树下开始自叙:

那一段短短的欢乐时光,只要你一个温柔的亲吻落在我的额头上,整个密林就变成了金黄。那时的我几乎每时每刻都是心满意足的,幸福得成了一颗尘埃。你知道的,泰勒瑞都很容易满足。蛮庆幸我是一个辛达,庆幸我是个没志向的精,否则一定不会遇到你,不会娶到你。那时我一定很傻,后来回想甚至一度怀疑凡雅的审美。

现在,有那么几次密林里有一缕微风、一声鸟啼让我觉得祂是在提醒我:你要坚持。这林中的众多生灵都说爱我,可我应该爱谁?它们给我的安慰让我记起我是属于这森林的,我想着我是不应该拥有回忆,拥有自己的,以前我不会这么想。那些时日我未曾忘记,却不应被提起,也不会再泛起涟漪。

我现在很好。我答应你的事也未失信,莱戈拉斯很好,一直在外面游荡,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注:

1、灵感来自贴吧elunad的《最后之战》,首句也来自于此,关于叶子妈的设定相同,叶子妈是愤怒之战来到中洲的一对凡雅精灵的女儿,留在了洛丝萝林。

2、中土可能没有紫荆,我胡诌的,就是很喜欢那个树。


>不曾见你、

不曾见你化身为鹿

巡行林间

劲膂和茂木恒久不减

四蹄在翠嫩浅草里掩映

星碎小花在鹿角上勃发

绿叶阴翳下

似有花香

模糊那威严的形廓

和微风拂过消失林间

哦,不曾见你

多瑞亚斯的春天


关于文章的细节的建议

看过很多的同人了,有些作品真的有如神作。我想说的是其中一些很小的地方,无关大局但会让强迫症很膈应。

1、“的”、“地”和“得”的区别 ,“地”是副词之后使用的,“得”是表示程度时用的。很多文章都不注意这个地方,要么是作者不明白,要么是懒得写,其实也不费什么事啊。

2、对话的标点符号。好像绝大多数作者不喜欢用冒号的那种

某某说:“老三干了什么,老二去帮忙了。”

更喜欢这个某某说放中间的

“老三干了什么”,某某笑了笑,“老二去帮忙了。”

但问题在于大家在使用第二个形式时,对某某笑了笑前后的标点使用很不规范。以上列举的是最常用的样子,其实你把某某前面的逗号改成前半部分双引号里的句号,语法上确实没错,但也就承认了这是两句话,后半部是单独分开的,可能还得用冒号。

还有就是来自一个角色的一大段话,分段的话,除了最后一段,其它都不用写双引号的后半部分——”

3、有一个词出现的频率很大,但几乎没见过用对的——压轴。“压轴”的意思是倒数第二,这个词来自戏曲表演,轴子表示倒数第一,所以压轴……

4、最好不要不分段。这里的“不分段”意思是一句即一段。


就这样了,自觉错别字这样的事应该尽力避免。我明白太太们或许没有精力注意这样的事,写这个也无意能引起重视,其实对很多人来说能懂作者的意思就好了。但是要求高一点也好,尤其是有很多读者的大大。所以,哪怕是在网上发表文章,避免使用错别字,规范使用标点符号,合理分段也是必要的。体现了作者的素养,对自己对读者负责,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我在说什么-_-||


纪伯伦

来自纪伯伦的诗

你生在我家,却不是我的儿子。你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你借助我们来到这世界,却并非因我们而来。你在我身边,却并不属于我。

所以我抚养你长大,却不曾束缚你,我爱你,却不曾要求你用同样的心情回应我。假若我有什么私心,就是希望你别太聪明,没什么野心,普普通通和同伴们一起生活,做一个快乐的西尔凡。这是一个国王的妄想。

你最终还是会自己承担起王子的责任,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ada跟你商量个事,我领导这群精也几千年了,你长大后可不可以跟ada倒个班啊?

借孩子

傍晚瑟兰迪尔远远地经过一个十分宽大的房间门口,放学的小精灵们正在向老师道别,他呆着看了几眼又抬脚走开了。到了书房他让加里安把一个年轻的侍卫叫了进来,还屏退了其它精。当房间内只剩国王和侍卫时,瑟兰迪尔从书桌后站起来走到前面,“格兰都因(Glanduin),我记得你的孩子和莱戈拉斯差不多大,是吗?”

侍卫很是纳闷,但仍恭敬地回话:“是,陛下。”

“我……我想”,瑟兰迪尔有点犹豫甚至是紧张,这在侍卫眼中是极不正常的甚至是惊悚的,格兰都因望着国王,额上默默地渗汗。

“我想让你妻子带着孩子来我家待一个晚上可以吗?”

“!”,侍卫闻言蓦地睁大双眼,一脸错愕,一时话都说不出来。什么?国王要让我家人来王宫陪王子?

而瑟兰迪尔说完看着侍卫的反应却更加紧张了,立刻补充,“不,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带莱戈拉斯去你家!”侍卫的眼睛睁得更圆了……

见侍卫仍不答话,瑟兰迪尔着急起来,“我…………”却是不知再说什么,“我……我……”。

沉默了几秒,国王失望地说:“好吧,我知道你们也很爱自己的孩子……”

《发大水》

自从莱戈拉斯的一个小伙伴告诉他自己是发大水的时候ada从河里捞的,莱戈拉斯就经常往河边去。今天他似乎闷闷不乐的。

“ada,密林河什么时候发大水啊?”

“夏天啊。”

“啊~还要等明年呀”,小精灵失望地说。

呃,瑟兰迪尔有点纳闷,“你很想发大水吗?”

莱戈拉斯却没有听到父亲的问话,只是自顾自懊恼着,突然灵光一现,“ada你不是会魔法吗?你可以让密林河涨水吗?”

“这不可以,国王不能没来由地使用魔法。”

“啊~”

“告诉ada,好好的你干嘛想要发大水呢?”

“因为***告诉我他是他ada在发大水的时候从河里捞的,我想去捞一个妹妹啊!”

呃,瑟兰迪尔看着还不到自己腰际的儿子想,所以叶子你确定你捞到的是你的妹妹而不是你的女儿?

这个段子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

仲夏的夜晚,密林王宫一间宽敞而略显凌乱的卧房里。

“ada,我是哪儿来的啊?”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问。

“你啊,你是天父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回答的声音深沉透亮极富磁性,这无疑是幽暗密林的王室一家。

“ada,你让天父再送你一个小精灵吧!”莱戈拉斯转了转眼珠,仰头向他的父亲问道。

瑟兰迪尔笑了笑,摸着怀里毛绒绒的小脑袋说:“这可不是随便送我。大部分时候,天父是吝于送你第二个小精灵的。你看你见过几个小精灵有兄弟姐妹的。ada都有你了,天父不会再送我一个小精灵了。”

“欸!那***可真幸福!”莱戈拉斯学着大精灵的样子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