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重

重酒一壶(二),仿佛瞎做梦

还是段子,接着重酒设定,玉帝有儿子但不是太阳,太阳从天道玉帝管不了太多,也不要问我瑶妈给谁抓了,三妹在哪儿。其实我觉得里面的bug已经不是改设定能圆回来的,图高兴嘛,团宠二哥多好。很早就知道二哥有个封号叫金花太子,手动@格罗芬德尔哈哈哈!

>捡孩子、

昏黄的傍晚,凌乱不堪的院子里,墙角的小孩子茫然看着指尖的血迹,然后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嗯——咸咸的,味道有点怪。这不知何物的红色液体浸满他的衣衫,将干未干,连脸上都黏糊糊痒酥酥的,他禁不住摸了一下,好奇心驱使着又尝了尝味道。

小孩儿从地上爬起来望了望,跑到院子中央,那里躺着他的父亲和兄弟。“阿爷,你起来吧,二郎饿了”,他戳了戳父亲的侧肋,对方却纹丝不动。他不清楚,阿爷跟平日有哪里不一样了,刚才戳他的时候好像有点硬?他又转向哥哥,拉他的手也拉不动,还很凉,大家身上都有那些怪怪的暗红色迹。“哥哥,阿娘是不是跟那些人走了,你起来带我去找她吧!”他的兄弟也没理他。

也许他们是在玩游戏呢?他心里又这样想着,乖乖地在父亲身边躺好,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幕。暮星已经很亮,天空变得深蓝,秋夜微风轻拂。唔,有点冷啊,可惜现在不能钻到阿娘怀里,而且现在还在玩游戏呢,不能动不能动……小孩子故意将眼睛睁大,好像这样做就有坚定心神的作用。

“咕——咕——”肚子响了。小孩儿嗷的一声摸上肚子,侧过身往父亲怀里拱了拱。“阿爷,我输了,你起来吧!咱们做饭吃吧,我要饿死了!”爱子的呼唤一如既往,父亲却反常地一直不为所动。“阿爷,你不理我了吗?你今天早上还说我们二郎最乖,怎么突然不理我了?你要是还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孩子越说越伤心,偷偷地将眼泪抹在父亲的衣襟上。他也不想哭的,他可是家里的男子汉,可是他又止不住地害怕,他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可就是害怕。夜色越来越深,这次却不似惯常的任何一晚,没有母亲的温声细语,没有父亲的强壮臂弯,也没有兄弟间莫名其妙的吵闹,突然间好像失去了所有庇护。小孩儿这时的脑袋瓜并不能想清楚这些,他只是默默地抬手搂上父亲腰际抓住另一边的衣襟,期望找到哪怕一丝的安慰。

院门外一位神仙忽然落地,衣着华贵珠钗宝钏,身上泛着金光。她匆匆望一眼四周便抬脚窜进了院子。“杨天佑!杨天佑!”她心里焦急似热锅上的蚂蚁,院中的景象却叫她心凉。她辗转尸体之间,颤抖着手去探他们的气息。呼~还有一个活着!

她把孩子轻轻拍醒,问他:“你是杨戬吗?”小孩儿睁眼看到陌生人一个激灵翻身坐远了些,兀地想起父亲又怯怯地坐回去。“你是杨戬吗?”女人又问了一遍。孩子摇头道:“不是,阿爷叫我二郎。”

“那就行了,我是你舅母。你往后跟我住一块儿吧。”

小孩子只是看着父亲,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突然冒出来的舅妈。“我跟阿爷和哥哥在一起,我还在家等阿娘回来。”

“你阿娘不回来了,她把你交给我了。你阿爷……”王母瞥一眼死去的杨天佑,“他等你走了就变会成风去找你阿娘了。”

“那我也变成风。”

王母觉得不能和一个小孩子交流,她又说:“那你先跟我去吃饭吧?”

“喔!”小孩儿忽然兴奋起来看着王母,但也只是高兴了一瞬又蔫了,转头对着杨天佑说:“阿爷和哥哥也没吃,我等阿爷起来做饭。”

满心戚戚地握着小孩子的肩膀,王母说:“孩子你听话好不好,我们先去吃饭,明天再回来找你爷娘好不好?”

“我……”

王母见他踯躅,立马伸手将他抱在怀里走出了院子。“二郎可以跟我讲讲今天发生了什么吗?”她也好奇为什么独独活了这么个三岁都不到的小娃娃。

“唔,有人来家里和阿娘吵架,哥哥把我抱在怀里不让我看,后来我摔倒了,很疼,就睡着了。醒来阿爷和哥哥也睡着了”,小孩子沉默了一会儿又提口气问,“你知道我阿娘在哪?”

原来,是个意外。“她出去躲到一个你找不着的地方,你不用管。咱们先去吃饭,二郎饿不饿?”

小孩子还是被吃饭勾走了注意力:“很饿……”他伏在王母肩上,声音稚嫩而虚弱。王母带着他在街道上拐了两圈,之后便使法术直上云霄。

“哇,我们飞起来了……”肩后再次响起孩子梦呓般的声音,不久就完全睡着了。

到了天上她亲自照看,安顿杨戬的一切,直到孩子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小孩子醒来又见到一个陌生人,她照顾他起床穿衣,告诉他要叫她尤耳姑姑。在未曾见过的地方醒来,他害怕得不敢说话,只能乖乖地穿衣洗脸。然后昨晚那个女人也来了。

他迈起小短腿哒哒哒跑过去望着那人,想说的话说不出来。这时尤耳提醒他:“叫舅母。”他不知道舅母是什么,人家让叫这个那就叫吧。

“舅母,我……我找……”

王母使了眼神让尤耳退下,然后抱起孩子在床边坐下,思考了一下郑重而悲切地和他说:“我们不去找阿娘阿爷了,阿爷和哥哥都死了,阿娘也走了,你找不到了。”

心脏仿佛被一把攫住,他抬起头露出惊惧又困惑的神情:“死了是什么?”

“就是,变成风了,不能和你说话,不能和你打闹,也不会给你缝衣服了。”

眼泪唰一下涌出来,他哽着嗓子问:“他们不要我了?”曾经阿爷这样威胁他,每次好生气,凶巴巴把他赶到门外,他就跟阿爷说:“二郎错了,二郎乖。”然后阿爷就不忍心了,又把他抱起来在屁股上拍两下回到屋里去。

王母不知如何安慰,看着他哭得越来越凶渐渐地抽不上气,便把他拢到怀里轻轻拍着小孩儿的脊背。不管他还听不听得到说话声,王母就说:“二郎不哭,你爷娘怎么会不要你了。我们二郎是个爱哭包是不是,总是惹阿娘心烦,所以阿娘才躲起来,她等你长大变成真正的男子汉就会回来了!阿爷呢?他化成风了对不对?”她说到一半将孩子从怀里挖出来给他擦眼泪,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说:“阿爷和哥哥虽然不能和你说话了,可是你看每天早上都有微风吹起来对不对?他们没有不要你,有风的地方他们就在,他们会抚摸你的小脸蛋,钻进你的心窝窝里,是不是?”

小孩儿朦胧着眼眸又抽了一下鼻子,抬头望了王母一会儿说:“那我也要死了。”

王母悲伤地摇头,弯着嘴角对他说:“不可以呀,你死了还是个小哭包,怎么见阿娘啊?阿爷死了就可以变成风跑得很快,天涯海角地找你阿娘。”

欸,王母只盼望小孩子记性不好尽早忘记这些事情。

>封王、

杨戬在天庭生活了几个月长到三岁,已经不像最开始那几天总在找他的父母了。王母和玉帝商量着给杨戬封号。

老二问他俩为什么,“九弟还都没有封王呢!”

王母说:“你们这些孩子哪怕什么功绩都没有封不了王,好歹也是玉帝的儿女。可是你表弟在天庭无依无靠,又是个软性子的,母后恐他受人欺负。一个封号虽是虚名,也稍有威慑作用了。”

这些事杨戬当然都不知道。事情商定后玉帝制敕旨广告三界仙官,封杨戬仁佑王。

>七姐来了、

天庭来人到昆仑了,是七公主,据说只为私事。

“二郎,七姐来看你了!”

消息先来,玉鼎带着杨戬在山脚下等人。七公主一落地,小孩儿就扑过来了,紧紧抓着她的衣袖高兴地喊七姐。

“七姐你可来了,我跟他们说我有很多哥哥姐姐很厉害!”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兴奋又自豪。七公主乐呵呵地把他抱起来摸了摸头。

七公主和玉鼎真人互相问过之后就上了山。到了金霞洞,老七变出一个包裹给杨戬:“你大表哥回来了,他还没见过你就让我给你带点小礼物。你看看,是绿豆糕。”

孩子嘻嘻一笑打开包裹外面的荷叶和油纸,里面点了红豆沙的绿色糕点整整齐齐露了出来。“哇,很香呢!”小孩子扬起幼圆的脸蛋给他七表姐一个咧嘴笑,然后捏起一块点心递到老七嘴边,见七公主张嘴接过,杨戬才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嗯,是很清甜的味道。

老七看着对面鼓着腮帮子的小孩子,忍住要冲过去捏脸的冲动,不住地想:这小崽子真XX可爱!

>大表哥、

这种懂事乖巧漂亮可爱的小孩子真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当初老八和九弟出生她玩得好不高兴!如今姑姑家的小崽子也落自己手里了,嘿嘿!

“大表哥是什么样子的?”

见杨戬在问,老七不禁恶从心头起。

“大表哥啊,嗯,就是高大威猛一身横肉的那种,等你以后见到了就知道了。但是我先警告你千万不要惹到他,他才不会像你舅舅那样打屁股,他直接把你扔太阳上烤成灰的!”

“啊~”杨戬缩着身子抖一下,说:“那他还送我吃的……”

老七心里暗笑,道:“他这是在消除你的戒心,大人拐小孩儿都送他吃的。而且啊,大表哥还不是最坏的,你那些哥哥们一个比一个恐怖,面目狰狞,鬼都怕!”

>离别、

杨戬带着七公主去了次玉虚宫,拉着老七的手到处转,逢人就介绍:“这是我七姐!”还有他的猫、他和师父的菜园子他都一一带着老七认了一遍,好像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个七姐。

临走见老七完全没有带上他走的意思,杨戬终于忍不住问:“七姐,你不带我回去吗?”

“不啊,我来看看你就回,你舅妈也这么说的。”

“可是,可是你看我这么乖,我还给你撸我的猫。”小孩子仰着头一脸的焦急迫切,甚至抓住了老七的袖子。

“那也不行,我来之前和你舅妈说好的,而且你学业尚未完成就这么回去,咱俩都会挨骂的。”

小孩子不情不愿反而将小手攥得更紧了。

“好了,你放开吧。”

他还是不答话,只是低着头不敢看老七。

“杨戬,你再不放开我就不喜欢你了!”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小孩终于松开了那缕丝帛,继而抬起憋满泪水的眼睛说:“那你走吧,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不带我回家了,我也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哎呦妈呀,去他的舅妈老道士!老子要带我的小可爱跑了!那一刻老七的心里是这么狂啸的。


 
标签: 杨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0)
©将进酒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