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作文集

以前的作文本里录上来的三篇,虽然感觉有些幼稚,但文笔却比现在好,好悲伤。


家的离殇

这是给家的离殇,在我的十五个年岁里,家就在那个没有墙的院子里。当我蓦地听到家已经搬了,才知道那个承满了阴凉回忆的院子从未真正属于我。

在某个周五下午,我从学校回来。经过在盖的新房,跨过河上的大桥,拐一个弯继续往下走。乡野的公路旁,浓绿的小麦满片,给太阳晒得闪闪发光,公路上泛着的白花里,逐渐漫出一个人影,走近,两相对视,对方开口:“姐,你还回去干嘛?走过桥头时没看到老妈在新屋吗?”于是,那个敞院,那两间老屋就真的离远了。

那个院子啊,种满了树。前院杨和桐,后院柿与槐,最高的是后崖上的大榆树。每一年,落满地的喇叭花,红一树的柿子交相而至。我曾在臭椿树下抓了许多花媳妇,在后院的土石堆里迷失了无数玻璃球。在入夏的晚上,能听到后坡上“算黄算谷”的鸟叫,那个神秘的小东西。

噢,那两间小屋,妈在里面为我做了好多布鞋好多衣裳。那里的一台电话等着千里外的Ada的音信,看电视时,我就问妈:“爸还有几天回来呀?”当爸妈不在,娜娜姨就同我一起玩,我还背上新书包给她看,那时妈做的旧书包已经用了两年了。我在这里挨了许多揍,还曾经熬夜到三点半做检讨,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检讨。

我喜欢到隔壁奶奶家去。她家有一头很大的头牯。有一次奶奶把那头牛拉到我家院子里喝水,期间饮了两大盆。啊,奶奶告诉我它之前就已经饮了两槽了。很爱在她家看铡草,铡刀一下,蹦出一阵细密的清脆草断声,染潮了那些时光。

当老屋重建,有些东西就死了。家殇,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里,只能望着旧址感激祂陪我走过那么多年,把爱装满我的行囊。


>月亮、

安徒生的月亮曾窥探到一个小女孩儿纯真的心。其实,月亮是一个人,那天晚上它就正守着天空。

家里的月亮从来都很亮,把人家的墙壁照得很白很冷,留下它的树枝涂鸦。晚上天空有点云,但月光并未隐退,月亮就成了红色。在我们这儿,只要天气不算太坏,地上的景物就都很清晰。很讨厌这种感觉,这是安徒生的月光,它会窥探人心。把心里想的都掏出来摊在面前游荡,渴望、所爱、恐惧都变得模糊不清,它们混作一丝一缕轻蹭心房,却又因模糊不清而不能怪罪谁,就只能难过下去。

月亮很安静,因为看到它时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祂不必说话,就明白了一切。说它静如流水,可流水明明就有声音,月亮的安静就像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那样,喧嚣的安宁。白天我们见不到月亮,不必说,它自己会出来,一声不吭的。我们睡觉时,它也在,但哪有说月光能把人吵醒的?于是它干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事它却一清二楚。它那么沉默,我有时竟会忘了它,在见到月亮的那几秒,我大悟:哦,月亮!可是它那么重要。

总有一天,晚上抬头只剩下星星。它是生气了吧,因为它看到了我心底,我却没有改正坏毛病。这一晚,是三十。星星再繁也不会拱起月亮。它怎么这么不讲理呢,想走就走,我也没说不改呢!可是没用的。它其实有点大男子主义啦,想让什么都顺从它的心意,又没有什么办法,只生闷气。它的毒光,毫不留情地看穿我;它的安静,老是在我身后某处出现;它的不讲理,想不理我就不理我。

我很生气,可还是爱它,因为在有太阳的时候,它也在另一边守着。


>夏的呼唤、

当太阳第一次让我感到温暖,我就知道燕儿就要把太阳从南半球牵回来了。

回家的车上,透过车窗,人家墙头上已流满了金色的花。在这种让人昏晕的美好中,我正好要回到家里去。因为春天彩绘的花的颜色,我的心,我的生活也忽地充满了希望,这个夏也就不那么令人恐惧了。

下车后的路上,暮春时节的标志,我的眼里撒满落红。

地上湿湿的,空气中游荡着泥和花的香气。在前一天夜里,这里下过雨。满树的桃花就在黑夜里静默着,当风儿萦绕枝头它也随风浮动,却不料后来雨随风至摧残践踏。于是,今晨落满一地壮烈的红,那是谁的血?

我停下盯那树看。稀稀疏疏的花苞,扎在盘曲的细枝上。还有那么几朵残缺的甚至只剩几须蕊,在灰暗的土墙边,如此孤苦,仿佛要停止它绚丽的红落下。一点绿色跳入我的眼,原来花托下藏着不甚米粒大小的芽。我想那芽一定是今早天亮后才出现的,它会很快舒展开,承接太阳的恩惠,回报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夏来得猛过雷电,灿若虹光!

我看到今天的一切都比往日更快乐,那个绿芽,顶着昨日的苦痛,从朝阳中苏生,让我预见未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