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碎片集

至今有电子记录的碎片文字整理一下都发上来了,前面是单独发布过的


陌生人

莱戈拉斯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爱玩儿的。

在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小精灵有一次发烧了,不停地要他ada。迈格诺利尔万般无奈之下,把他抱给了瑟兰迪尔。那时瑟兰迪尔正和大臣们在书房议政,一群精站在地图前争论不休。“ada”,莱戈拉斯躺在女官的怀里弱弱地念叨,瑟兰迪尔轻皱眉头一言不发地走到门口接过小精灵,迈格诺利尔满眼担忧地看着王,她不知道国王的那一下皱眉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孩子还是不满讨论被打断。

为了方便和其它精说话,瑟兰迪尔抱着小精灵让他伏在肩膀上,搂着自己的脖子。然而当他走回去以后,身上的小精灵看着周围一群陌生的精灵畏惧地缩了一下,把头更深的埋到父亲的颈窝里。瑟兰迪尔侧头往下看,小精灵因为低热脸上尽是难受的样子,但细小的眉毛却似因害怕而有些纠结。可是瑟兰迪尔不会管那么多,就这样抱着幼子和大臣们谈了一个小时。

那时莱戈拉斯走路还不稳,也不会说比ada更复杂的词。谈话结束以后瑟兰迪尔就告诉迈格诺利尔可以经常带小王子去室外玩。既不能保证以后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去陪他,就只有叫他不再害怕生精。如果不是小时候经常被别精带着,密林的王子或许会很腼腆。瑟兰迪尔很愿意是这样的结果,他从不想莱戈拉斯变成自己这样的精灵。

瑟兰迪尔曾许下誓言,会用自己的永生守护神的礼物。没有谁知道,刚才莱戈拉斯喊他ada的时候,他的心有多疼,于是一边谈话,一边运用精灵力默默帮莱戈拉斯缓解痛楚。那时妻子去世之后,几乎心碎的他发现,他是他唯一的依赖对象。



>借孩子

傍晚瑟兰迪尔远远地经过一个十分宽大的房间门口,放学的小精灵们正在向老师道别,他呆着看了几眼又抬脚走开了。到了书房他让加里安把一个年轻的侍卫叫了进来,还屏退了其它精。当房间内只剩国王和侍卫时,瑟兰迪尔从书桌后站起来走到前面,“格兰都因(Glanduin),我记得你的孩子和莱戈拉斯差不多大,是吗?”

侍卫很是纳闷,但仍恭敬地回话:“是,陛下。”

“我……我想”,瑟兰迪尔有点犹豫甚至是紧张,这在侍卫眼中是极不正常的甚至是惊悚的,格兰都因望着国王,额上默默地渗汗。

“我想让你妻子带着孩子来我家待一个晚上可以吗?”

“!”,侍卫闻言蓦地睁大双眼,一脸错愕,一时话都说不出来。什么?国王要让我家人来王宫陪王子?

而瑟兰迪尔说完看着侍卫的反应却更加紧张了,立刻补充,“不,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带莱戈拉斯去你家!”格兰都因的眼睛睁得更圆了……

见侍卫仍不答话,瑟兰迪尔着急起来,“我…………”却是不知再说什么,“我……我……”。

沉默了几秒,国王失望地说:“好吧,我知道你们也很爱自己的孩子……”


>纪伯伦

你生在我家,却不是我的孩子。你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你借助我们来到这世界,却并非因我们而来。你在我身边,却并不属于我。

所以我抚养你长大,却不曾束缚你,我爱你,却不曾要求你用同样的心情回应我。假若我有什么私心,就是希望你别太聪明,没什么野心,普普通通和同伴们一起生活,做一个快乐的西尔凡。这是一个国王的妄想。

你最终还是会自己承担起王子的责任,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ada跟你商量个事,我领导这群精也几千年了,你长大后可不可以跟ada倒个班啊?


>发大水

自从莱戈拉斯的一个小伙伴告诉他自己是发大水的时候ada从河里捞的,莱戈拉斯就经常往河边去。今天他似乎闷闷不乐的。

“ada,密林河什么时候发大水啊?”

“夏天啊。”

“啊~还要等明年呀”,小精灵失望地说。

呃,瑟兰迪尔有点纳闷,“你很想发大水吗?”

莱戈拉斯却没有听到父亲的问话,只是自顾自懊恼着,突然灵光一现,“ada你不是会魔法吗?你可以让密林河涨水吗?”

“这不可以,国王不能没来由地使用魔法。”

“啊~”

“告诉ada,好好的你干嘛想要发大水呢?”

“因为***告诉我他是他ada在发大水的时候从河里捞的,我想去捞一个妹妹啊!”

呃,瑟兰迪尔看着还不到自己腰际的儿子想,所以叶子你确定你捞到的是你的妹妹而不是你的女儿?


上一个段子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

仲夏的夜晚,密林王宫一间宽敞而略显凌乱的卧房里。

“ada,我是哪儿来的啊?”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问。

“你啊,你是天父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回答的声音深沉透亮极富磁性,这无疑是幽暗密林的王室一家。

“ada,你让天父再送你一个小精灵吧!”莱戈拉斯转了转眼珠,仰头向他的父亲问道。

瑟兰迪尔笑了笑,摸着怀里毛绒绒的小脑袋说:“这可不是随便送的。大部分时候,天父是吝于送你第二个小精灵的。你看你见过几个小精灵有兄弟姐妹的。ada都有你了,天父不会再送我一个小精灵了。”

“欸!那阿尔温姐姐可真幸福!”莱戈拉斯学着大精灵的样子叹了口气。


>.

绿叶王子曾经在他Ada开会的时候跑进去议政厅大喊了一句“春天陛下”。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屌屌的。


>.

莱戈拉斯小时候许多时候都是别的精灵照看的,虽然连话都不会说,但下意识里总想亲近一个对他很好却也不会很经常来看他的精灵。

“你……可以叫我一声Ada吗?”瑟兰迪尔对着面前坐在床上的小精灵说。他将他视为自己的救赎,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能给他父亲应付出的爱护。

对方看着他呆呆的,不为所动。片刻后转头看向一边的侍女,“咿——呀!”。

“陛下,小殿下还听不懂这么长的句子呢,您要慢慢教他。”侍女走近把小王子抱起来塞到瑟兰迪尔的怀里。

“唔”,他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珍宝,却仍引来小精灵不舒服的挣动,“你要原谅Ada,我也是第一次当Adar。”


>一次回复、

第四纪某日,瑟兰迪尔在林中漫步,走到一棵巨大的紫荆树下开始自叙:

那一段短短的欢乐时光,只要你一个温柔的亲吻落在我的额头上,整个密林就变成了金黄。那时的我几乎每时每刻都是心满意足的,幸福得成了一颗尘埃。你知道的,泰勒瑞都很容易满足。蛮庆幸我是一个辛达,庆幸我是个没志向的精,否则一定不会遇到你,不会娶到你。那时我一定很傻,后来回想甚至一度怀疑凡雅的审美。

现在,有那么几次密林里有一缕微风、一声鸟啼让我觉得祂是在提醒我:你要坚持。这林中的众多生灵都说爱我,可我应该爱谁?它们给我的安慰让我记起我是属于这森林的,我想着我是不应该拥有回忆,拥有自己的,以前我不会这么想。那些时日我未曾忘记,却不应被提起,也不会再泛起涟漪。

我现在很好。我答应你的事也未失信,莱戈拉斯很好,一直在外面游荡,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注:

1、灵感来自贴吧elunad的《最后之战》,首句也来自于此,关于叶子妈的设定相同,叶子妈是愤怒之战来到中洲的一对凡雅精灵的女儿,留在了洛丝萝林。

2、中土可能没有紫荆,我胡诌的,就是很喜欢那个树。


>不曾见你、

不曾见你化身为鹿

巡行林间

劲膂和茂木恒久不减

四蹄在翠嫩浅草里掩映

星碎小花在鹿角上勃发

绿叶阴翳下

似有花香

模糊那威严的形廓

和微风拂过消失林间

哦,不曾见你

多瑞亚斯的春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