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蒲公英

“ada!~ada!”一阵哭声传来,傍晚刚结束工作的瑟兰迪尔正准备去训练营视察,便见迈格诺利尔抱着莱戈拉斯进来了。“好了,莱戈拉斯不哭,ada来了”,女官一边安慰着。

“怎么了?”

“陛下”,女官面露难色,“下午觉醒来,我带殿下去了王宫后面的草坡上就这样了。”

“ada,呜~不见了~”莱戈拉斯一岁了,绯红的小脸蛋圆滚滚的,因为哭得太凶甚至都喘不上气。

听到儿子抽嗒嗒含混不清的话,瑟兰迪尔大概明白了,他走过去从女官手中接过莱戈拉斯说:“没事了,把他给我吧,你先下去。”见迈格诺利尔带上了书房的门,瑟兰迪尔便抱着小精灵重又坐回了书桌后面。

拭去脸蛋上的眼泪,瑟兰迪尔温柔地问道:“叶子,告诉ada怎么了?”

小精灵皱起小小的眉毛,一脸伤心地说:“不见了……唔……它们……都不见了……”说着说着小精灵又哭了。

瑟兰迪尔有些想笑,那些花竟然让莱戈拉斯难过成这样,他继续问:“什么不见了?”

小精灵哽住,从他ada的怀里抬起头,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窗外,“好多……floawers.”

顺着孩子所指望去——是密林的春天,树木都长出嫩绿的新叶,各色的小花星洒在草地上,还有或婉转或高亢的鸟鸣此起彼伏。这当然不是莱戈拉斯说的,一个刚过一岁的幼精灵是没有什么方位感的,他往外面指,只是下意识里觉得他的ada会懂他要表达什么。

昨天工作比较少,中午吃完饭瑟兰迪尔就一个精带莱戈拉斯去王宫后面的一个小草坡上玩了一会儿。那时地上到处都是金色的蒲公英,在太阳下闪耀着温暖熏人的光。小精灵由衷地喜欢这片草地和上面的小花,刚被父亲放下来就蹲到地上和花儿们打起了招呼。

这是这个春天他第一次来到林地里。莱戈拉斯出生在一年前的冬天,那是个真正的冬天——幽暗密林失去了它的王后,未足月的小王子失去了他的nana,而国王只能选择坚强。在那一年里瑟兰迪尔不仅为了国事而心力交瘁,也为了幼子而惊惧着。极少有幼精灵像莱戈拉斯这么小就没了nana,在莱戈拉斯病得最厉害的时候,瑟兰迪尔几乎要绝望了。天父,您将我挚爱的精灵一一带走,可是因为我的罪?若是这样那最后一个就请带我走吧,我为那孩子起名绿叶,寓意是希望啊……

I gave the name, Legolas, to my son. It means hope……

那无疑是最艰难的一段时光。而当瑟兰迪尔看着趴在草地上的小叶子时终于有了一丝安慰。小精灵正对着眼前的一朵蒲公英咿咿呀呀的说些什么,父亲听不太懂,却看到孩子的口水都快流到花上了。他凑上去用手帕帮孩子擦了擦,然后莱戈拉斯又开心地跑到一边了。

当他不小心跑到一丛很密的金色小花中时,却踟蹰住不敢再走了。该往哪迈呢,哦,会踩坏它的!看着脚边的花儿,小精灵颤巍巍地喊了声“ada~”,然后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父亲。瑟兰迪尔看着被一团蒲公英围住而动弹不得的莱戈拉斯会心地笑了。

这天父子二精在草地上呆了很久,直到瑟兰迪尔勒令莱戈拉斯必须回去睡午觉才作罢,临走国王还不得已答应小精灵第二天还会带他来这儿。于是今天傍晚没见到自己的花儿,小王子从草坡那儿回来就成这样子了。

“是flowers。”瑟兰迪尔纠正了一下小精灵的发音,听孩子念了几遍,瑟兰迪尔又继续说:“它们还在呢!傻叶子!”

莱戈拉斯听说他的花还在,圆溜溜的蓝眼睛立刻看向他的父亲,疑惑而期待。

“傻叶子,它们只是藏起来啦”,瑟兰迪尔笑着说,“到了晚上外面太冷,它们就要把花瓣收起来,明天太阳出来,它们就又出现了。”

“真的?”莱戈拉斯奶声奶气地问。

“真的!”

“那太好了!”小精灵在父亲的怀里挣动不停,手舞足蹈地表达了自己的兴奋,然后才安心地窝回去开始玩自己的手指头。没过一会儿,小精灵突然抬起头,满脸惊讶地看着他的ada。瑟兰迪尔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等着,看他的小叶子要说什么。

纠结了一会,莱戈拉斯低下头嗡声嗡气地说:“ada不可以~小叶子不是傻叶子~”

这下瑟兰迪尔彻底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就是傻叶子,这么傻,还不让ada说。”

后来吃完晚饭,莱戈拉斯要去后面的草坡。

“不可以,现在太晚了,而且这会儿花还没开呢。”

“明天会开的!”

所以是要在那儿等一晚上吗?“小叶子听话,外面太冷会生病的。”

“ada,我想等它们!”莱戈拉斯急着回答,小心地为自己争取。

这小家伙是没听见我说什么吗?“不准去,我说不行就不行!”瑟兰迪尔板起脸说。

望着父亲,小精灵低下头失望地“哦”了一声。呆了一会儿,莱戈拉斯反过身扒着椅子溜下去,自己一个精出去了。一直坐在莱戈拉斯身边的迈格诺利尔正要起身去追,却被国王制止住:“别追了,我去。”他叮嘱了加里安一些话便带了条毯子去找他的小叶子了。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在走廊上找到了他。

瑟兰迪尔停了一下,见小精灵背对着自己仍自顾走着没有什么反应又问:“真不理ada啦!”

小家伙好像生气了,瑟兰迪尔在心里叹口气,然后把毯子挂到肩上两三步跟上去一把将小精灵抱起来,语重心长地说:“ada怕你生病,小叶子难道忘了上次生病有多难受,还要喝那些苦药吗?(你就忍心让自己生病,让你的ada难过)?”

小精灵低头闷闷地说:“不是,可是ada不是说,星光会祝福她的孩子,nana会守护她的绿叶。”

瑟兰迪尔一下子蒙了,他的孩子没有生他的气,他只是单纯地以为他的nana会在遥远的天幕上注视着他,保护她的孩子不受夜晚寒凉的侵袭。莱戈拉斯对他的母亲并没有多少印象,只是因为别的小精灵都有nana,所以知道自己也有一个很爱他的nana。他的父亲也不曾向他隐瞒,虽然他的母亲不在莱戈拉斯身边,但她的爱并不会因此而少一分,她会和瓦尔妲的星光一起守护她的孩子。

“adar,你让我去吧,莱戈拉斯会很乖的。”小精灵看着他父亲突然变得严肃的脸小心地祈求道。

“不……”,他最终拒绝了那双满是希冀的眼睛。

第二天清早,太阳还没升起。国王起身出了卧房,趁着微亮的天光来到了幼子的房间。尽管精灵本就身形敏捷,但国王还是小心翼翼地踱到了小精灵床边。毯子里,这孩子正伸展四肢安安静静地睡着。然而在精灵的眼中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轻快可爱的呼吸声里,微光倾泻在幼儿粉嫩的脸蛋上,透过边缘纤软的汗毛熠熠生辉……

瑟兰迪尔俯下身,用毯子把小精灵裹起来,让他伏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走了出去。一路沉默,偶尔遇到一个侍卫国王就示意他不要出声。

终于到了,瑟兰迪尔坐到草地上,将小精灵抱到怀里,然后静静地等着。莱戈拉斯还很小,不能整夜的睁着眼睛睡觉,总是到了半夜,不知道就在哪次眨眼后抬不起眼皮了。

当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林山上,唤醒沉睡的生灵,一切都明艳起来,包括草地上的两只精灵。

“唔~”,小精灵睁开眼睛就在父亲的怀里了。

“ada?!”

“嗯。”

莱戈拉斯从毯子里钻出来,却猛然发觉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他心心念念的蒲公英草地!

“ada!”小精灵欢呼着扑到父亲的身上。

瑟兰迪尔微笑着对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孩子说:“好了,赶紧去吧,一会儿我就得去议政厅啦!”

“嗯!”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早安吻就从父亲的身上溜了下去。

他赤着脚跑到草地上,对着面前的花小声地向梵拉叙述了再见的欢欣。说完,小精灵凑上去,粉红的嘴唇碰上灿金的花……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