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重

生孩子

——又名大王给老婆造的脑洞系列,ooc,末尾强行升华主题——


临盆那天,她自己收拾了一个篮子放上巾被、衣物、剪刀、香草之类就去了林间小溪边。这事瑟兰迪尔是知道的,他也不懂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原始粗放的生产方式,但自家老婆非要说不喜欢被别的精看……

生个孩子要计较这种事情吗?而且你一个精么有问题?要不要我和你一块儿,听说会很疼。

这么说似乎也行,诶等等,你还是别去了,你理解一下一个没当过Naneth的少女精,我要是干了什么蠢事你又笑我。

不是,这孩子也是我的吧。你不能也试着理解一下我这个要当爹的吗?

不行,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说了算。

神啦,那你要是半路不行了,我还得给你收尸呢!这不是春游好不好!

我是一个精灵!精灵懂不懂,你听过哪个精生孩子死掉的?

费诺他妈……而且那还是在维林诺,你在中土就敢这么来!

呃——那是后来灵魂不堪重负才死的,你不要跟我偷换概念,还真当自己在谈判桌上了。而且,你看看我的眼睛,灵魂的火是不是烧得很旺盛?

维拉啊!你们女精都这么不讲理吗?你要是不让我去,带一匹有经验的母马做指导大概也可以。

神啊!你们男精脑子都这么缺吗?


瑟兰迪尔当然没有说服妻子,她最后还是独自去了溪水边。临走还跟丈夫说,万一我真死了就在我俩常去的那块榛木林呢,记着帮我收尸。这可把大王气死,林中猛兽那么多,还轮到我给你收尸?就这么过去了大半天,还不见精回来,又把大王急死。他提前问过别的精,人家说生孩子也说不准要多久,时间短了唰一下就过去了。大王心里可犯怵了,哎呀她是不是生一半没力气了,我记着她还带了一罐蜂蜜呢。天哪,还是有Orc害了精了,不不不附近有巡逻队呢。那那那,孩子有什么事她不敢回来见我?瑟兰迪尔懵了,他到现在才想起来,孩子也是会出事的。这个蠢女精莫不是没照看好孩子给狼叼走了,没脸见我!

卢恩诃莱德知道他这么想肯定把他团巴团巴抖搂抖搂让他知道自己有多厉害,你老婆是谁还能让一头狼欺负?更何况她是密林的王后,林中生灵具是臣民,即便是陌生精灵,野兽们也不会无由伤害。她其实只是太累了,收拾好自己和孩子又在树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才拎着放了莱戈拉斯的篮子回到王宫。那时候瑟兰迪尔已经在门口跺了半晚的脚,终于不放心去了林子里找,几圈下来只发现了妻子当时生产的一些痕迹,半个精的影儿都没有。心脏提到嗓子眼,面如死灰地回来纠结军队,结果两精在门口遇到了。“我还以为孩子掉水里淹死,把你吓得畏罪潜逃了!”

卢恩诃莱德哼哧一声,说:“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回来再跟你生一个,毕竟有了一次经验了。好吧,这么珍贵的小东西,我才不会让他出意外呢,感谢伊露维塔!”她把篮子捧到他面前,白色的绒毯里就窝了那么一个小团子。哇——就像月季上未晞的白露,劳瑞林身旁的粉云,阿尔达的繁茂之春也抵不过掠过他鼻尖的幼嫩生息。那瞬间瑟兰迪尔心底这么想着,觉得自己为了这孩子应该去做一个诗人。他将篮子抱在怀里,沉醉地望着那个小生命,心脏好像泡在金色的贵腐酒中,冒着幸福的泡泡。一路痴呆状被妻子带回卧室,直到卢恩诃莱德秀口轻斥:“你那时候遇到我怎么没这么深情,我吃醋啦!”他才反应过来。我要跟你像辛葛和美丽安那样一眼万年才是深情吗?应你之约,我集春日葇荑,折夏季芳兰,合秋节浆果,送冬林枯枝,连着灵魂都一并藏在里面。我们本是两个完全不认识的精啊!他不理她,仍低头抱着篮子不肯动。好吧,其实你Nana更应该去做个诗人。幸好你俩没被Orcs找到,也没被野狼叼走,不然我就连和诗人做家人的机会都没啦。你叫绿叶,我妻子叫翠鸟,她以后带你捉鱼哦。


其实是出了点意外的,卢恩诃莱德没好意思说。她在小溪边遇到了一只猞猁,有一只有经验的猫在身边其实也是有用的……那只猞猁陪她熬过了最疼的一段时间,至于两人(?)一块儿说了什么,为了双方的隐私还是在此不表,卢恩诃莱德本就是因为羞于有精围观才要独自外出,然而还是藏了些小心思的。她相信这样会与伊露维塔更近些,天父既送她夫妇这个孩子,一定会为他降福,让他不至还未降世便遭凶险。她的孩子要生在精灵们最喜爱的林间,第一眼便见到苍翠草木,第一声便是虫鸟鸣和,他是森林的孩子。


Lûnheled:卢恩诃莱德,/lu:nh'εlεd/,蓝色的翠鸟。我本来想取一个比较温柔的名字,结果没想到音译过来这么汉子。

 
标签: 瑟兰迪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将进酒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