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重

山中日月

名字随便起的,杨二郎的小甜饼。这篇不是人生相关,文中涉及到的人物都不黑,师父既不是电视上的可乐道士,也不是逍遥游里的逆天存在,就一个普通的师父,不过我很喜欢前传的玉鼎师父啊,所以还是偏向他的。写得不好,大家别嫌弃,捂脸……楼主此前关于二哥的背景知识只是来自宝莲灯及其前传,再有就是吧里的文章,语文课也好几年没上过了,所以难免有一些bug,大家可以跟我说说,有逻辑问题也可以说,以下——

杨戬是被玉鼎真人救回来的,一直在玉泉山修养。他这性命虽是因师父全力挽救而暂且保全,身体却是被那一斧子劈坏了,任何种仙术道法都没医好,路都走不了。玉鼎真人真真是气死,徒弟刚醒来就被劈头盖脸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这死孩子就这么死心眼吗,我阐教首座弟子差点被劈死在昆仑山,师门的脸都给你丢光了!”可他的徒弟一脸愧疚,气息荏弱地念了念“师父……”他就再没装得下去泪水奔涌而出,抱着徒儿清瘦的身躯哽咽道:“二郎,师父的好二郎!咱们以后都不管外面的事了,留在昆仑吧,和师兄弟们习武论道,其它都不管了,都不管了……”他这徒弟幼时投到自己门下,早已失怙,终日寡言少语没得几分少年人的活泼。他心疼这唯一的徒儿便如他父母一般叫他二郎,希望他明白他是当他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这世上还有许多人若他师父师祖,仍爱他护他。却没料到这孩子竟是如此不爱惜自己。

“徒儿,这个。”看着眼前的汤匙,杨戬顺从地张口含住。他如今手上没有力气,连梳子都举不起来,只能接受师父的帮助,他却明白自己这身子如何也好不了了,喝药这么久只是不忍心拒绝。师父固执己见说什么这药仅仅是一些理气补虚的,要给他养点肉,嗯……其实有些人他怎么都胖不了的。“师父,最后一次了行不行?”清源妙道真菌哀求道。对方自然是理直气壮地驳回了,真菌大人抬头看着师父可怜兮兮地:“有点苦……”师父大人看着靠在枕被上的徒弟腹诽:又跟我装可怜,呵,抓我的袖子干什么?他宽袍长袖,喂徒弟药时袖子便堆在了床上,正好在杨戬手边。只是杨戬手上哪有半分力气,玉鼎真人回手一扯就把袖子夺走了。见师父神色有疑微微生怒,杨戬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自己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只能提着胆子说:“师父~我累了想睡觉”,说着还要往被子里溜,眼睛做贼心虚地盯着师父看有什么反应。玉鼎真人懒得和他周旋,叹了一口气,把药碗放下,回道:“行吧。”闻言杨戬急急去拉师父:“师父不要生气……”玉鼎真人见他低着眉头眼里都是愧疚在床榻上无力挣动试图安抚自己,实在看不下去,最后还得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出手:“你别着急,师父不生气。”他按着徒弟的肩膀又将他的手放回被子底下,这孩子,都溜被窝里了还说什么不要生气,就是生气也不喝了吧?想着想着玉鼎面上不禁一笑。杨戬却以为师父只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心中仍是不安。看着师父仔细掖好被子,又仰面问:“真的?师父要是生气就骂我吧,打我也成,师父解气就好了。都是二郎不孝,这么大了还要师父操心。您当初便不该……”他自有些心灰意冷,那些心计纠葛仍盘桓心底沉沉压着,当初自己尚执意要杀了玉帝全家,况且沉香?如今却被师父救下,既没有还了一身罪孽,还拖累了师父担惊受怕。只是这些他不敢告诉玉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侧过脸去不敢再看师父。

“不该救你吗?我知道你那时难受,天大的压力逼得你喘不过气来,那么多怨咒恶语都指着你,甚至还得亲手推开一心信任自己的妹妹。可现在都回到昆仑了,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师父就你一个徒弟,你还要抛下我这个老头子去死吗?现在没什么要你担着了,二郎。师父没什么本事,可这阐教上下哪个不向着你,你到底哪里委屈便跟师父说了,你师父靠不住,就是找你师祖也得给你出了气!”但是杨戬再回头时眼睛已是通红:“师父,你抱我起来。”玉鼎也是红着眼睛依言将他抱住,只听他的徒弟在他耳边闷闷道:“师父,对不起,二郎错了,二郎以后都听师父的话,师父~”原来这孩子只是想抱抱自己,又苦于浑身无力才让自己抱他的,玉鼎心下了然,这徒儿大概是真的解开了心结。他等耳边气息稍平又将杨戬放下塞回被窝,一边掖被子一边说:“你不要嫌弃自己身体不好,又怕麻烦我,我左右也就是闲在这金霞洞写写书罢了。以前仗着法力比我高多是你护着我这个蠢师父,现在我也能护着你啦。”“不是,师父我想坐起来看书来着。”看出徒弟眼中的狡黠,他抬手就敲上杨戬额头,斥责道:“你可行了,玩弄起你师父来了。管你是想看书还是睡觉,不在这躺一下午别想起来。”“不要啊,师父!”

杨戬在玉泉山未待多日,玉虚宫便来了一个白鹤童子要杨戬去元始天尊那儿一趟。想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尽管师父肯定已经跟同门说过,也应该去师祖那儿被训一顿的。只是……自己这样怎么去?“师父,你便将我定住让光羽小鹤驮我去吧。”玉鼎真人自是不愿:“师父也真是的,明知你刚受了重伤,干嘛不是他过来呢?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杨戬失笑:“让师祖过来看我这个小娃娃象什么话?听光羽说的估计师祖是想单独见我,您非要同去大概不行的。”几番口舌终于将师父说服让那光羽小鹤变为原形载了他飞去玉虚宫。

“师兄,我听说你有一只逆天鹰?”被师父施法定身,杨戬端坐在光羽背上,听小鹤相问他回答说:“小师弟嫌我重了吗?就这一回你驮我这一回就好,逆天鹰性子野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浪呢,我下次就找他。”清源师兄这是误会了,小鹤忙辩解道:“不是的师兄!我没有嫌弃你重,你不要想太多。我就是好奇一下师兄那只威风凛凛的逆天鹰而已。清源师兄以后想去哪儿都可以来找我,再说那鹰行动迅猛坐起来肯定没我稳妥。”一答一和间两人便到了原始天尊住处,光羽化了原形将杨戬背着进了房间,又把人放在席上让他躺好便要去禀告天尊。杨戬无奈又将他叫住:“光羽,再麻烦你扶我一下,我不能这样见天尊……”小鹤回头抱歉地对杨戬嘿嘿一笑:“是我太粗心了,可是师兄坐了一路不会太难受吗?”杨戬不好意思地又说:“师祖面前怎能少了规矩,更何况他这是来训我的。还是麻烦师弟扶我起来仍象你师叔那样将我定身。”“好吧”,光羽听从地将杨戬扶起跪坐在席上诵决定住身形。“咦,师兄怎么脸红了?”“呃,从前都是师父照顾我的……你快去吧!”

未等几息,那慈眉善目的鹤发尊者便自屏风后踱步而出,见那个心比天高的俊秀徒孙现下乖乖坐在自己这里面色无虞,心中放宽了些,撩起道袍就在杨戬对面坐下。“师祖,杨戬前来听受训诫。”原始天尊却是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自己是来受训的啊?那一斧子下去不好受吧!现在怎样了,还有哪里不顺当就跟师祖说,你那师父也没什么大本事。”杨戬失笑,抿了抿唇回道:“无甚大碍了,师父对我很好。”元始天尊哼了一声:“你就护着你那不成器的师父吧”,杨戬又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叫你来是与你说些事,先问问你,你还怨你那舅舅舅母吗?”杨戬心中一悸,望着天尊没什么表情的脸,心中转圜几圈,低了眉眼说:“不怨了,舅舅也有自己的难处,我在天庭也是受了舅母几次袒护的,没什么能怨别人的……”想来若非自己执意劈山,那便仅仅是一座监牢。在天奴以三妹要挟自己的时候他便明白保护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从来不是单纯决定于保护者的实力,也明白王母为何有时望向自己的目光会流出疼惜之意,玉帝也曾是夹在自己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地吗?知道自己戳到了徒孙伤口,元始天尊转头兀自言语:“世事无常,藏着多少机缘巧合,就是女娲娘娘也不能料定一分。我并非无故揭你伤疤,你也莫要神伤。给你个东西且看看认不认识?”递过来的手掌中是一块小木椟,歪七扭八地刻了几个字,那是杨蛟杨戬最后一次打赌的约证,他当然记得。“师祖……”

小子干嘛不接?原始天尊回头看他挑眉相问,却见杨戬一脸窘迫,呆愣一下才知事出有妖,忙收回手以法力探他。这一试便漏了馅儿:“杨戬,谁将你定住的?”原始这心机小徒孙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被他师祖解了禁锢。他本料定自己若是以自身心力必坚持不住,定身术一撤还怎么瞒得住人?“师祖……”听他闷声一唤,原始天尊便看着徒孙无力倒向一边,“二郎!”,惊讶之余仍是闪身从背后将人接住。天尊大骇:“这就是你说的无甚大碍?我看玉鼎是不想要这个徒弟了!”杨戬被圈在怀里看不到原始铁青的脸简直比得上那捉鬼的钟馗,一心只想着自己师父,落在身侧的手抓上师祖的衣袍说:“师祖不要怪我师父,我这身子就这样再医回不来了。而且师父对我很好的。”原始天尊这气哪里消得下去,张口又骂:“你还敢提他!他要敢不对你好看我怎么收拾他,你——我等会儿再处理!”言罢便要将徒孙抱去内阁。等杨戬能看到原始天尊的神色脸上又是一红,小心翼翼地和师祖说:“师祖真的生气了?二郎有师祖师父还能哪里不好,师祖就不要责怪师父了。您真想撒气应该来找我的,都是我自作自受才弄成现在这样的。”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事不能怪外人,只能自己内部消化了。

原始天尊步伐稳健,到了内间将人放在榻上又生气地说:“你也给我闭嘴!小崽子作死还作出理了?你今天别想回去了,我便等着他来玉虚宫要人!”这一个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原始咬着牙去取了被子来将徒孙裹了个严实,完了坐边上给自己顺气。稍平息一下便觉杨戬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中似有哀求之意,刺得他好不舒服,又见薄被下窸窣不断是这徒孙把胳膊挣出来虚握着自己衣袍。还真不说话了!“哼!就你这样子还担心别人呢?今天是不能跟你说了,这小木椟倒是可以给你。”元始天尊最后还是软了心,转身将手中的木片放在徒孙手心里,又替他掖了掖被子。杨戬感受到那小木片的重量,对着元始泯然一笑。天尊大人也悦目以对,叮嘱若干便转身离开。这孩子,曾经也是个捣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倒是变乖了……欸。出了内阁便唤了广成子到玉虚宫来两人又是一番商谈。

及至傍晚戌时,金霞洞的玉鼎真人见杨戬未回来,玉虚宫也没传来什么消息,这才赶去了元始那里。“师父!杨戬呢?”他赶得急,道袍须发都吹得乱糟糟的,一进门就不顾形象地叫起来。元始天尊自后殿走出便看到座下徒弟这狼狈样,却仍不给好脸色,厉声问他:“玉鼎,我问你,为何杨戬成了这样你却没告诉为师?”玉鼎一愣却没料到师父会问他这个,反应了一瞬想着杨戬应是没事仍待在元始这里,才定了神回答:“师父,那日我救杨戬回来大家都知道,徒儿也向师父师兄弟们解释过杨戬发生了何事受了何伤。可自他醒来不过十日,身子实在太虚,我才未曾告诉师父,免了大家都来玉泉山扰他。本想着师父若还有什么挽救的法子,再等些时日我那徒儿身子稍好便可找师父问问。”好吧,也算是个理由。元始天尊自座首走下来到玉鼎身边:“可二郎说他医不好了,若真是这样,你怎么还敢瞒我?”一时悲从中来,玉鼎沉吟道:“他自开天神斧下逃出来,我那时能抢回一条命已是大幸,不敢奢求其它。至于师父,您早晚都要知道,不在乎这两三天吧?”天尊大人微怒:“你们这群小崽子,还真不拿我当回事!玉鼎……你可曾想过效法你太乙师兄,再为他塑一肉身?”“这……料他是不愿的,您不若去问问二郎?”元始天尊料也如是,却仍想一试。

二人自去了内阁排闼而入,杨戬卧于榻上见祖师后边还跟着师父抿唇笑着又叫了声师父。玉鼎也弯着嘴角回应他:“一会儿你师祖问你个事。”元始天尊一语不发地点了点头才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抬手抚上他的额角,眼中满是疼爱:“二郎,你知道那时哪吒以死谢罪,后来你太乙师伯就以莲花再为他塑身重生。你如今生息这样微弱,身上使不出半分力气,不若也让你师父为你重塑肉身?”杨戬望着元始说:“师祖,母亲留给我的东西丢一件就少一件了……”还果真是这样,“哼……你这会儿知道知道这身子是你娘亲给你的了。战场上没见哪次能爱惜自己点儿,还上赶着给人家喂刀子。开天神斧劈来时你若记着你娘的恩情,也不至于现在这惨样了!”这话倒没有半点虚假,直说得杨戬无地自容,可惜他现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咬着下唇抿了抿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见徒孙乖乖认错,元始天尊也不忍逼他,只叹息道:“莫说是习武了,你身子成了这样,法力也不剩分毫,就是帮你师父晾书都做不到。这样你都能接受?”杨戬笑了笑说:“杨戬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师祖。”元始嗔他:“你倒是想得开。地上的川主,天上的仁佑王,昆仑的清源妙道,能把自己作成这样的真还只有你杨戬可以了。”杨戬无奈只得尴尬一笑。“也让你躺了大半天”,元始说着将徒孙扶起来,又转身拿来一册书,“我有些话同你师父说,你暂且看会儿书。我一会儿再放你师父过来。”再将他胳膊拿出来,元始仍不放心:“还有劲儿翻书么?”“师祖,我没事,您不用这么费心的。”抬手又敲他额头:“小子不知好歹!”

这下才出了内阁,元始天尊对玉鼎真人说:“二郎自己不在乎自己身体,我却不忍心。你来之前我便和你广成师兄商量过几分,他就是不愿放弃肉身也是有些个法子的,洗经换髓或可一试。只是,开天神斧是何等神物,既能开天辟地就能成恒定之局绝改换之机,他失掉的生息绝不可能再复原,只怕是仔细将他一身精髓全部修护一番也收不到什么成效……”“徒儿明白师父的爱护之情,哪怕有一丝回转的余地也要试上一试。反而我这师父确实怠慢了,没早点阻止他。”元始天尊沉默一晌末了笑说:“那小子倒是挺维护你的,见不得我说你半句……还有,我今日叫他过来本是想告诉他杨蛟仍在的,谁让他气我来着,我说了便由你告诉他。今天折腾够了你们且都在玉虚宫这儿停一晚吧。”原来,杨蛟被天兵击杀后机缘巧合之下灵魂卡在了三界边缘,直到几十年前才被王母找到,便为其塑身救了回来。又因天地时差,王母将杨蛟在凡间养大了十岁才点化他带回天庭,教了他甚多,告诉他身死之后的种种。唯独家事,王母犹豫几多时日才告诉了不断哀求的外甥。杨蛟早在复生之时便想去寻家人,知道了杨戬杨婵的事后更是心急如焚。王母劝他:“你那二弟智谋过人,不知在这事里藏着什么心思。不过这两三天了,你再忍忍莫打乱了他的计划。”于是直到昆仑一战,她才惊慌失措地找了元始天尊。

“二郎的事瑶池那边还瞒着大郎,他不知道昆仑山下的战事。这两天你先领杨戬回去玉泉山,我马上将杨蛟接来好叫他俩兄弟早日见面”,元始天尊最后叮嘱道。“师父放心,徒儿记着了”,玉鼎真人回答。“好了,无事便去陪你徒儿去吧。”

第二天一早,玉鼎真人便要带着杨戬回山了。临行前元始天尊不免叮嘱再三,生怕他徒孙再出点儿什么毛病:“二郎,你虽是无疾仙体,但现在受了伤难保不会受风侵寒,自己小心点不要逞强,也别怕麻烦别人。总之以你身体为上,若我下次见你有些许微恙,你师徒俩就等着被我扫地出门吧!”杨戬笑这师尊也太小题大做就说:“师祖不用担心,我都两千多岁了,您这是当我成小孩子了么?”元始佯怒道:“两千岁的小娃娃在我这儿装什么大人!收拾好赶紧走!”看着腾入空中的白鹤,临了元始天尊又以心语传给玉鼎说:“你暂且回去,二郎的伤容我和你师兄再想想如何施为。”这才了了玉虚这边的事回了玉泉山。

然而那玉鼎真人也是个阳奉阴违的,元始说的那些事他竟是一个字都没告诉杨戬。本来还怕元始天尊会看出什么,结果到了也没吭一声,这是要连起手欺负小辈。而杨戬那边,虽然手里有个小木牌,却也看出来师父是故意不向他提起,任他如何旁敲侧击都不肯透露半分消息,便只好放下心来看书逗狗打发时间。

这日杨戬在洞外的空地上坐在草地上倚着树看书,怀里还窝了一只薮猫。忽听得旁边拐角外的山道上有急促奔跑的脚步声,转头去看原是一青年人闯了进来,气喘吁吁,样子是高大端正身材健壮前庭挺阔,却自进来就定定站着似不知何为。杨戬便礼貌问他:“阁下是寻家师玉鼎真人么?”那人盯着自己动了动嘴唇,嗫嚅着说不出话。“要在下帮忙叫一下吗?”终于是摇了摇头,“那……”杨戬却是尴尬,这怪人只一直盯着自己看却什么话都不说弄得他也不知所措,就在他决定要叫师父时,那人才慌张道:“二郎!是二郎么?”这声音洪亮却不知怎么颤抖不已。杨戬暗自一惊看向这青年,还会有谁叫自己二郎呢?压下心中疑惑回道:“是,在下正是杨戬。”青年似早已按捺不住,大步奔到他身边跪在地上将他抱了个满怀,“杨家二郎连他大哥都认不出来了!”大哥?两千年以后还能再期待同胞再见吗?杨戬自是震撼不已,颤抖着声音不确定地问:“真是大哥吗?”杨蛟抱着兄弟已是泪流满面,哭够了才放开他让他将自己看个清楚。真是像极了那个天天举石臼的大哥!“原来,大哥长大了是这般模样啊……”杨戬眼中也是噙满泪水,做梦一样呓语。他曾经多少次在梦里见到了父母长兄,没想到今生竟能遇到这样的大幸。“小子这是嫌我不好看吗?”哭笑着就一拳捶到了杨戬肩上,而如今那人经不起折腾当即就翻倒在地。杨蛟大惊失色赶紧将他捡起来捞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二郎有事莫?都怪我,天尊原已将你的情况告诉了,我还这么粗暴。二郎有事莫?”杨戬却是笑了:“大哥你这一拳把我的猫狗都吓跑了。”这一看哮天犬和那只薮猫还真不见了,杨戬继续说:“我这神仙之体仍是不变,大哥你打不死我的。”杨蛟仍较真地说道:“那也不行,当哥的怎么能欺负小弟呢?我就是错了。”杨戬接着他说:“说得好像我小时候没被你欺负一样。”杨蛟嘿嘿笑道:“小子记仇得不行,反正你这是落我手里了,要杀要剐还不得看我的。”

杨戬却蓦地不说话了,艰难地扭了头看着兄长直是流泪,吓得杨蛟连连道歉:“诶呀,我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你难过什么?都是大哥错了不行吗?我……你这样子我护着你都来不及呢哪里能打你了,大哥错了还不行吗?”“可是,我真的做了件错事,大哥就是施我俎醢之刑也不为过。”杨蛟略一思索沉着心问他:“是阿娘吗?”杨戬点头:“你走后阿娘仍在,你现在回来我却不能给你一个交代。我眼睁睁看着母亲在我眼前化成飞灰,却不能挽回丝毫。大哥——二郎也难受,可是二郎逃不掉这个责任……”看着泪流不止的二弟,杨蛟也抑制不住地伤心和他一起哭起来却仍然不忘安慰弟弟:“那只是个意外,大哥不怪二郎。阿娘肯定也不怪二郎,阿娘和阿爹在一起呢,他们肯定知道二郎是个好孩子。现在爹娘不在了,大哥接着他们疼你。咱家二郎受了那么多苦,一个人把妹妹照顾得好好的,值得有人疼你。二郎不要自责了,大哥心疼”,杨蛟收了收手臂将弟弟抱得更紧,“哥的好二郎……”“大哥……大哥……”千百年来的伤心苦楚一股脑倾倒出来,难以自艾的伤口终于可以愈合,两兄弟抱作一团哭得久久未停。另一边玉鼎抱着狗说:“就说让你俩早点回来吧!当啥灯泡呢在那儿。”

到了晚上,杨戬就让杨蛟把他的事讲了个清楚,理由是:天尊把我的事都跟你说得精光头透了,现在该你了。于是,到了这时真菌大人才知道元始玉鼎是怎么骗他的了,他还说起那个小木椟。杨蛟自他枕下找出那个小木椟,看一眼便哈哈大笑,弄得杨戬莫名其妙,估计自己又被耍了。“这块木头是舅母找我要的,说是好有什么凭证探探你的反应,我就写了这么一个木椟,早不是小时候那个了,怎么还被你当成宝了?”杨戬越听越气,杨蛟却不管他说个不停:“舅母也是诓我,哪里是探你的态度了,她转头就找了元始天尊,然后元始天尊又骗了你是吧?哈哈哈!”他将那木片举到杨戬面前:“你记着最开始写的是杨蛟输了变癞皮狗,现在改成什么了?”嗯——杨戬输了是死猪。这个二郎真菌自然一开始就看到了,但你现在凑我跟前叨逼叨逼是个什么意思?于是愤愤叫道:“师父!杨大郎欺负我,你赶快把他拎外头去!”不料杨蛟却自己颠颠跑走,大叫着:“真人真人!二郎不怕开水烫!你家徒弟不怕开水烫!哈哈哈!”到了睡觉的时候,杨戬让杨蛟把那个木椟放回到枕头底下,杨蛟问:“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再写一百个都成,嘿,要不我扔了?”杨戬不答应:“你放着吧,辟邪挺好用的,我都不做梦。”皮痒……


玩闹了几日,元始天尊果真来了玉泉山,还带着广成子。二郎真菌当然还不知道原因,稀里糊涂就被下了昏睡咒。医治前杨蛟问元始天尊为什么不跟他弟说,元始这样回答:还跟他商量什么?他答不答应我都得弄,干嘛费那个唾沫!不过元始倒是和玉鼎杨蛟他们解释了:“杨戬这伤难以补救,我们只能理清他余下生机,尽力恢复紊乱的经脉血气,却如何不能更进一步,失掉就是失掉了再补不回去。最后能恢复到什么样子便看他造化了。”如元始天尊计划要以法力细细游走全身经脉血肉,致力温和含蓄,如此自需要法力精深,玉鼎真人独自一人尚不能做到。当初他将杨戬救回早已试过了各种丹药仙草和治愈法术,然而除了一身外伤治愈了却几乎连魂魄都差点丢了,只叹那斧子真是威猛与玄妙并重的神器。于是到了现在,洗经伐髓这法子只能由几人合力施救。自是一番心力交瘁,几人施法将近一个时辰才收了势,被救的那个还是不省人事。“好了,玉鼎去给他把昏睡咒解开吧。我们在他身上弄了这么大的动静,估计他也是经历了些疼痛,疲累不堪,暂时还醒不过来。你俩照顾好他,我们先走了”,元始天尊说完就领着广成子离去了。

便到了第二天,杨戬才悠悠转醒。睁眼就看到杨蛟半截身子压在他手上睡得人事不知。喔,刚找回感觉就是手上发麻。“嘶!杨蛟你赶紧起来!”被吼的人这才迷迷糊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杨戬拎顺了脑袋就问:“二郎你试试,看看身上有没有劲儿,昨天元始天尊给你治了下。”杨戬听闻皱起了眉毛瞪着杨大郎,合着你们诓我诓成习惯了是吧?另一边却真实地感受到力量可以在肱股上凝聚,心下一喜就说:“哥,好像好点了。”他试着自己坐起来便看到杨蛟也开心地笑着,一手抚上杨蛟肩膀下了床,“哥,就是躺了太久有些锈了……”他抿着唇对杨蛟笑。“好了就行”,杨蛟看着他舒展手脚微微笑着,一副料是如此的表情。“大哥,我今天要去山底下的湖边,我们一块去吧。我以后可不用给你欺负了!”说着就攒起拳头在杨蛟身上试起来,“嗷!杨蛟你干嘛?”杨蛟这回还真没客气,二郎真菌自是又被还了一掌跌回床上抚胸大叫。递了手过去:“快起来去换衣服!嘚瑟的——”

就此便是恢复了些,兄弟二人天天在昆仑山晃荡。杨戬没有法力,身体也仍是虚弱,时常感到困倦。当天说去山下湖边,结果玩得太疯在山谷里灌了一夜的风,这么久以来倒是头一次感冒发烧。夜里他跟杨蛟说:“大哥,我们这样习武论道真好……过几天我们去看三妹吧,我想她了,她肯定也想我了。然后我们去把真君神殿搬回去,去看看爹娘。我们一步一步往三妹那儿走,玩上一路。完了我们就回来昆仑陪师父,你找哪个师伯挂个名吧,凭我三代首座弟子的身份帮你个忙没问题的……哈哈!”

没有哪种伤害你可以完全治愈然后当它从未发生过。但山中日月自是长久,不管它外面地覆天翻,又有何人扰?



 
标签: 杨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5)
©将进酒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