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重

渣滓拾遗(五)——大明宫

渣滓拾遗:大明宫




有个歌叫大明宫,我觉得它唯一不如满江红的是词作。可是那个风云习习的夕阳里我看到曾经的大唐屹立不倒,它就是适合这样直白的夸赞、露骨的贬斥。论词藻精致,从不会是李白杜甫,那个中国最浮夸的年代……

自是前世风雨留不住,那鏨花的大金碗、胡里胡气的唐三彩都在博物馆啦。于是我临风漫步,要去找书上的你,我伏地听闻,要验得字典上的古音。

听人家说起,才想着什么时候去一次大明宫。在地图上找到西安,火车站上方有一大片绿地,那就是大明宫。把图放大,看到护城河就想起来,历史书上说大明宫在长安城东北部的墙外,这样便分毫不差了,它的下沿差一点就挨上了护城河。这片绿地几乎是现在的古城面积的三分之一,仔细想想,明朝的西安大概只用了以前皇城的地界,就连现在穿钟楼而过的北大街南大街也偏离了当年的朱雀街,唯一让人感叹的就是这路真直,抵北指南分毫不差。而曲江池原是在唐长安城的东南角,自占一坊,出得墙去。

那天路口看到一只狗噙了个什么东西溜墙边,心里一下想到噙这个字。长安区用这个字表达咬着什么东西,倒是没见其它人说这个字,除了书里写“眼中噙满泪水”。相似的叼,这个说法用得也很多。日常吃饭会用咥这个词,据我们书法老师说是以前王宫里用的词。苏州为了回想前世盛景,可以素手轻翻撩一幅盛世滋生图,西安只有千年前的残砖碎瓦。它曾经也有八水萦绕,咸阳古渡。

人们总是需要一些废墟去缅怀旧事。

碎繁花湮于尘土,前景不复,后起无望,也回不去当初的秦风。感怀古事不如穿河西走廊而过,山还是那个山,风还是那个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将进酒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