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乌欧牟

很短,两百字都写歪了,但是歪的不是王茂春!!!哈哈!


他是这片森林的王,曾经是。至到如今,他不再寻找自己为何仍然眷恋这片土地的原因,他明白自己会与世同存也忘了更久远的事纪,只希望栖息于深林一枝,南柯一梦,地覆天翻。

在他思想尚活跃的时日,灵魂游荡在树梢溪畔,他仍会和偶遇的一些生物交谈。当那只他陪伴一生的雄鹿死去时,向他道别:“再见啦,我看不见的朋友,你的悲伤会湮没在时间里的。”在雄鹿的脑袋里,那个幽深而透彻的声音流泻而出:“噫,我本就被时间磨去肉体,精神亦属于昨天,与悲伤共生,显不出生气……”

他再不害怕曼威的风会将他带去西方冥思的殿堂。

维林诺的一天,乌欧牟从海边兴冲冲地跑到曼督斯,手里抱着一个feä。“老五老五,你看看这个精是不是很像山毛榉?我在海风里捡到的!”

纳牟暗道:“……曼威啊,能不能管管这货。不好好呆海底,一出来浪就要搞事。三万年单身太可怕了,一个阿飘都觉得眉清目秀!”




说实话我不想写同人了,但是脑洞都有了……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