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重

双人床

180×200的床简直太爽。一只哭唧唧的大王。

 


 

七天前的遭遇战里王后已不幸殒命,他这些天都是在书房睡的。今天一早加里安先去了卧房,又不在……这是国王和王后的房间。

 

加里安沉着心来到书房,敲门示意后才进去。瑟兰督伊正窝在隔间的床上,他身量高大,这床本是以备不时的休憩准备的,并不宽敞,对他来说有些委屈,只得侧身缩着睡。“衣服都没脱,昨天又熬到什么时候……”加里安在心里嘟囔,暗自心疼。而且他这几天一直显得疲惫,睡觉时甚至懒得维持脸上掩饰伤痕的魔法。“陛下,时间不早了”,虽然今天是休息日,但瑟兰督伊一向早起。“嗯……加里安”,悠然转醒,瑟兰督伊还是没动弹,想了想说,“加里安,你帮我重新收拾一间房行吗?”

 

加里安正在收拾边桌上的酒具,沉默了几秒回答他:“诶。”他转头看了看他,右边脸颊压在枕头上,左边暗红的伤口肆无忌惮地裸露在外,向脖颈延伸然后消失在衣襟下 ,眼神空洞面无表情,整个精像是把魂抽走了。加里安放下手里的东西,在他床边蹲下,一边捧起他的脸擦去眼角无意识流出来的眼泪,一边说:“诶,我在东边给你找一间屋子,早上可以晒一会儿太阳,那会阳光一点都不刺眼还很暖和,离大殿也近一些。你看好不好?”

 

对方终于找到眼神,对着加里安点点头,却哭得更厉害了:“嗯,好。”

 

加里安差点跟着他一块哭了,手忙脚乱地找了块手巾给他擦脸,“哎,你别哭啊,你得坚强起来,一林子的人都等着你带呢,大家那么爱你,可不能心碎了。你不能这么死了,太窝囊了不是?你爸是战死的,肯定笑你。还有啊,我给你的新房间里放一张小点的床,刚够你睡就行了,好不好?还可以省点钱是不是?”

 

瑟兰督伊无动于衷一样,眼泪一点都止不住,加里安慌慌张张把他揽起来,抱到怀里,给他抚背,国王小时候加里安就这么安慰过他。他说:“哎呀,我抱着你好不好,你再哭我就没办法啦。哦,你一会儿洗漱完了,去看看莱戈拉斯吧,他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别看现在小呢,长大肯定比你都好看,我们都喜欢他,多可爱的孩子,你去看看也会高兴的。”说来说去他还是不敢提到王后。

 

加里安感到肩膀上有动静,是瑟兰督伊在点头。他把他放开,问:“好了?”瑟兰督伊没管他,认真道:“我很窝囊吗?我……”

 “呃……陛下。

“你别伤心了就不窝囊,你想想自己装样子唬那些恶心精的矮人和他们谈判还是很厉害的,很威严呐。就哭这一次啦,眼泪沾到伤口上不疼吗?你快去洗,收拾好换身衣服,莱戈拉斯还没见过你呢。”

 

后来他真的没再哭过了,他骤然失妻,又无父无母,整个中土再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精,还有谁可以在他心痛难忍时,温柔地捧着他的心脏给他吹一吹?而且眼泪沾到伤口上真的很疼。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
©将进酒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