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记一次访谈

据林山王宫的一个侍卫透漏,酒窖曾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某天大王从酒窖出来:“加里安你又偷我酒!”

“呃,下周我替你去军队视察行了吧?”

对于如此明目张胆的行为,我们来采访一下当事人之一—加里安总管。

Q:总管大人,您要不要为您偷酒的行为辩解一下?

A: 唔,大家都知道他那些小癖好,宝石我不感兴趣,也没那个情操去养花,杏仁开心果又不是啥稀罕物,也就看上他收藏的那些酒了。全国上下不可能有精比他更懂酒了。

Q:那您就敢那么偷了,真厉害!

A:哈!你们看着他就很厉害了?真就没人敢欺负他了?我跟你说他也就只能恐吓一下你们这些小鬼,虽然你们也确实不如他,在各个方面。但他打不过我,惹急了往树上一放挂他一整天,看他继续能。当然那是以前,现在不能这么干了。可是整个王宫事务都是我在管呐,他能,他要有本事再找一个精来干呐,我一天不在他就干不顺活儿了,不给他忙死。

Q:呃,他毕竟是国王呢,怎么会没办法?

A:这……好吧。你肯定明白,我的假期、奖金、福利都在他手里攥着。事实上我确实很忙,他毕竟还是很关心他的子民,我其实没有被克扣。我也没有真的闹过罢工,他也很不容易的。

Q:看起来您很关心他?

A:全国上下哪个不关心他?!孩子你这问题问得太没水平了。

记者无奈被鎚。

Q:对不起,我说的是私生活上。

A:就说你死心眼,我是他的总管,能不关心他吗?他爹没了以后,还能有谁疼他呢?我家树那么好,怎么没精疼呢,不可能啊。我跟迈格诺里尔都是老精了,第一纪元就在贝烈瑞安德流浪,后来加入了他们迁移的队伍里。树儿这孩子那时候就在领军了,长得也招人喜欢。嗨,你不知道,他爹说他家小春天小时候长得更心疼,嘚瑟的嘞,看吧,他家春天变成我家树了……

加叔,您这么说是要去曼督斯谈人生的。

Q:您跟老王关系如何啊?

A:好哇,要不能揍了他儿子还没事。那时候他还请我做树的刀剑老师,嘿!

Q:那您如何评价大王这个学生?他好像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A:这我说不准,他加冕以后我们就再没交过手。他很有天赋,那后来大大小小多少战役每一次都是历练,指不定已经打不过了哈。不过密林里都说他是王国最强大的战士,我感觉这是奉承,是吹捧,他们难道不是因为相当王子的后妈吗?

记者内心:所以您前面只是在嘚瑟吹牛皮啦?!而且您打不过就打不过,强行推锅给您的同胞真的好吗,况且这明明说的是作者那个傻,那样说的肯定还有很多是男精,怎么能这么说呢?您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Q:that’s it ,愉快的采访,谢谢您的配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