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冬月花

脱线警告,有bug可以提出来,我对原著并不太了解,但是不要怼我嘛。脑洞源自home里有一种重生的办法,是被老妈再生一遍(>_<)


维林诺的欧若费尔王这些天很焦虑,事情说起来确实挺大的,但他不是那么好意思跟别的精说。更何况普通精懂什么呀,正打算向维拉问问是怎么个情况呢。

维拉……找星后吗?她家太远了;乌牟欧?他可只知道下雨泄洪;纳牟?不不,自己可刚从他家出来……认识的几个脾气好点的,只剩下凡雅那了,说起凡雅那,欧若费尔大惊之下一拍脑袋叫道:“哎呀!忘了美丽安王后了。“

到了罗瑞恩花园,人家问起,欧爷爷说:“我妻子……希塞瑞尔(Hitheril,冬月花)怀孕了。”

美丽安语气平淡:“这不是什么大事吧?得恭喜你了,多瑞亚斯的山毛榉!”

欧若费尔大窘:“王后,但是我没和她做那种事……”神啦!我欧若费尔指一如的名字发誓,我这快八千岁的精了,早就没有那方面的欲望了!

……王后又思考一下对道:“你知道你家瑟兰迪尔在哪吗?”

欧若费尔不禁纳罕:“听说在中洲战死了,当下应该在曼督斯神殿呢。有什么问题吗?”

“魔戒圣战吗?”

对方点头。

“那至今快一千年了……老伙计啊,你就没想过让你儿子回来?”

欧爷爷挑眉:“那不是纳牟的事吗?我干着急有什么用?”

王后一副朽木不可雕的表情:“希塞瑞尔怀的可能是他。”

欧若费尔骇然,脸色大青,心里转了好几个弯,打了好几个结:大家不都是在曼督斯神殿重塑形体回来的吗?没听说有这样的呀?!儿子你是干了什么缺德事,让人家这么送回来,还让你妈遭回罪!(欧爷爷您这是多不待见您儿子……)

王后看着变成木头的欧爷爷,说:“老树,你别想多了,现在好多精都是这样回来的,你们那波精活过来自己建个村子,这两千年就没出来过,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辛达怎么恁能宅呢?”

欧爷爷争辩:“我明明还去看过我孙子!”

王后一脸的你还好意思说。

回了家,欧若费尔和希塞瑞尔说了,花奶奶倒很淡定,甚至很是期待。她的小春天啊好像昨天才给她唱了一段戴隆的小调,安慰她多瑞亚斯的喜林草会开遍西瑞安的野地、迷雾山的山麓,怎么突然就听不到了呢?她还没来得及跟他道别,她的小春天该多伤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瑟兰迪尔终于重回人间。而欧若费尔所担心的也并没有太严重,在维林诺的圣光和适宜的环境下,怀孕并未如中洲那样艰难。而且,随着他的出生,一些欧爷爷和花奶奶意料之中的人也来拜访了,比如实际上经常来看望西渡前未曾谋面的祖父母的绿叶王子——莱戈拉斯。

 

“哇……Ada小时候真的完全是另一种风貌呢?!”

希塞瑞尔高兴之余也略感奇怪:“怎么,你Ada跟小时候差别很大吗?”这位母亲在她的孩子尚朝气蓬勃将试天下的时候便不得不离开,剩他们父子俩一路扶持。后来的事就是莱戈拉斯也告之甚少。

“呃,祖母你要理解,无论是哪个精要变成我Ada那样严苛、乖戾又特立独行的精都是不容易的。”绿叶王子看着在祖母膝下顾自玩耍的瑟兰迪尔如是说道,毕竟他已经回来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也不再那么沉重了。

希塞瑞尔感叹一声:“我要是在他身边就好了”,边说着又把孩子抱到怀里呼噜了一通头发,对方还很舒服地在Nana颔下蹭了蹭,咯咯笑了起来,“哦,我的小春天!”

“唔,您跟祖父是这么叫我Ada的呀。”

“是啊,不过你祖父其实更经常叫他瑟兰迪尔。你知道,他很害怕他的Adar,虽然欧若费尔其实也很爱他的孩子。也有精叫你Ada树的,大多是他的一些朋友,你加叔就这么叫。大家有时候会以为他的名字是春树的意思,也可能是因为Oropherion(欧若费尔之子)这个称号。谁知道呢,树儿、小春天我都喜欢!”希塞瑞尔笑得像花一样。

“那——我也可以这么叫我Ada了,在他记起曾经发生过的事之前?”天呐,他其实并没有听加里安喊过他Ada树,到他这个时代能喊这个名字的精几乎都是拥有特权的吧!想想那密林第一残暴的总管大人,绿叶王子打了个哆嗦转而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当然,后来老国王夫妇没有预料到的人也来了。

吉尔加拉德坐在椅子上捏了捏瑟兰迪尔幼圆的脸蛋,问:“大绿林的王子还记得当年把我去传令的埃尔隆德一脚踹到了马下吗?记得达戈拉德的军营中给找我难堪的那几次吗?我们诺多一向最是敢爱敢恨了,也就我家那个半精灵心善,要不是他拦着,我早八个月就来了。”

而瑟兰迪尔只是闷哼了一声,大概是因为脸上不舒服,再没理会吉尔加拉德。此时欧若费尔去隔壁喝酒了,花奶奶正在外面花园里忙并不担心家里的客人和已经会走路说话的瑟兰迪尔。中洲诺多的最后一位至高王也没顾忌什么,一把拎起瑟兰迪尔放倒在膝上,一本正经地对手底下的小娃娃说:“嗨呀,你也明白精们都是善良的种族不会真的对小孩子做什么太残暴的事情,况且等你长大就不好玩了,那可得动真刀啦,所以这事趁早解决比较好。”说完已经把小精灵的裤子扒了,丝毫没磨蹭地,至高王照着屁股一巴掌拍了下去。

瑟兰迪尔登时像沾了水的猫一样抖落一下,在吉尔加拉德腿上翻腾起来,单单声音小,哼哼唧唧的。吉尔当然没让他得逞,一只手把小精灵箍起来,另一只在屁股上又是两下,次次带响。他一直在挣扎,完事硬是抱着给穿了衣服才要往地上放,但至高王手还没松开,瑟兰迪尔就溜远了。再看,小精灵已经躲到了门板下眼睛噙满水,一边盯着吉尔这边一边怯生生地念叨:“Da……Nana……”脸蛋挣得通红,嘴巴瘪起来,一副委屈得要死的样子。

“哈哈!你这小娃娃倒是有意思,都不叫唤,不怪我家埃尔对你评价还挺好,一块打仗的时候也能看出来是个蛮不错的国王。噫,就是长相太有欺骗性了点……”

屋外一声“树啊”突然打断了至高王的单方面谈话,接着就是絮叨,好像是花奶奶在和谁说话。房里瑟兰迪尔倒起了反应,转身踮起脚就要够门把手,无奈身量太小也就刚能碰到——再拽不上了。“呐,我给你开就行了。”吉尔加拉德起身跨过来,瑟兰迪尔立马缩回手踅一边去了,“哎呀,小崽子怕啥呀!”

结果门一开,小精灵就旋风般飞出去了——虽然在至高王眼里仍像地上的企鹅一样。外面瑟兰迪尔已经扑到加里安脚边了。

“哎哟,谁欺负咱家树了?!”加里安把小精灵抱起来,揩去脸上突然涌出来的眼泪,然后转头就看到了吉尔加拉德陛下。

“那个……我喂了他一点柠檬。”

加里安挑起一边眉毛狐疑地看着这位诺多至高王:“您果然是闲得……我过来路上听说船王在找您呢。”

“知道了”,吉尔加拉德应完就大步迈出了欧若费尔家大门。

“真是的,最讨厌这些诺多,干个什么事都是一脸正气特牛逼的样子,是吧树!”

瑟兰迪尔在他怀里哭唧唧地回了声:“可能吧……”

晚上睡觉时:

“吉尔加拉德!你给我回来!这是第四次亲族残杀!!!”

 

再往后,密林的王畿护卫队长高革塞也来过,捏了几把瑟兰迪尔的脸蛋,这位质朴的西尔凡是想报当年被国王一怒之下剥夺五十年福利还远调东北和矮人打交道的仇的。安罗斯也来过,捏了把瑟兰迪尔的脸蛋,理由是想看看瑟兰迪尔是不是假的辛达。加叔怒:“滚一边去,大绿林血统存疑也轮不到您来掺和!”

注:欧若费尔的妻子名Hitheril(Hitheui Meril,十一月的蔷薇)取义为冬月花,冬月即指十一月,音译希塞瑞尔并不准确/h':θεril/。

评论(7)

热度(4)